Mar 10, 2010

「最」狀自白


最後補上兩顆碗粿來為年假收尾

回台二十天,戰大事數萬則、讀閒書十四本、飯局七攤、訪談五人、返「嘉」兩次。除開這些正事,期間還有如下「最」狀不可不提。

(1) 邂逅數最多的BGM

由女神卡卡險勝Sorry Sorry。這首歌雖然稱不上仙樂飄飄,但是歌聲渾厚、節奏有力,無怪乎大街小巷百貨夜市都愛用。而頻頻遭轟的結果,就是儘管我至今仍叫不出歌名,節拍到了卻可以自然喊出「嘎嘎嗚啦啦」的尾句。只不過,別人喊「嘎嘎嗚啦啦」時,腦裡浮現的或許是女神卡卡,我喊「嘎嘎嗚啦啦」時,想起的總是孫小毛*的身影。

(2) 遭襲頻率最高的問題

有兩個,一是「你甚麼時候要生小孩?」,二是「你甚麼時候要畢業(或可替換成你甚麼時候要把論文寫完)?」。這兩個問題雖然都是以「你…要…」的句型陳述,乍看之下主控權皆操我手,但事態是不是真的那麼盡其在我,我個人倒沒那麼有把握。還好在遇襲多次之後,我也已經開發出萬用解答,「頑張りま~す」。大概也只有這種時候,我才會由衷覺得話不說死的日文還真是好用。

(3) 最大成就

是教會龎小弟分辨日本電車。回台時,我買了一組包含各地特色電車簡介的掌中卡給龎小弟當禮物,每天抽空出示照片兼朗誦車種名稱以娛我姪,興起時還會跟他玩個打卡搶答的遊戲。而儘管嘟嘟的朗誦水準時高時低,遇上太長的會自行縮短,有漢字的還會偷懶以中文發音,不過念著念著,這三歲半的小阿宅竟然也默默記下所有車名,我念錯時還會主動糾正「不是啦!這個是XXXX」。在我離台之前,龎小弟的辨識成功率約達八成。過去煙斗總愛說「子供は耳で覚える」(小孩都是靠聽在記),在這燃燒的鐵道小阿宅魂裡,我總算見識到此說真諦。

(4)最感謝的對象

是信義誠品。讀書可以坐著,還能適時變化皮、木、塑膠等等各式材質尺寸的座席,這書店不是福地是什麼?雖然我在此地的消費通常只發生在B2飲食區,但我發誓,將來要是有外籍友人來台,我一定會案內他們到此地獻金,以表我對此福地的深深謝意!

(5)最深刻的遺憾

是沒吃到公館的麻辣鴨血。其實我人已在店外徘徊,但不知道是天氣不好還是店主人心情不好,明明差一刻就到正午,店面卻毫無開張姿態。離台在即,不容重返,這次只能含淚別過,期望下回有緣再來。

(6)最疑惑的風景*

是隨處可見的方形黑邊粗框眼鏡,尤其常見於10~30代青年男女臉上,而且瘦也戴、胖也戴,鵝蛋臉也戴、四方臉也戴、圓到要把眼鏡撐炸的臉也照戴不誤,教我想無問號於心也難。直到和涂胖肥魚聚餐,鄰桌四男體態不同、面貌有別,唯獨在眼鏡的選擇上非常統一。看著眼前景象,我忍不住轉向二友求解,面對我的疑惑,涂胖淡淡一笑,「他們以為這樣看起來會比較有氣質啦!」原來如此,那看來在「以為」和現實中間,存在的誤會並不怎麼美麗。

(7)最震驚的消息

當然是王心地的夏日婚禮。不過大概是心地姐直接、間接的宣傳太頻繁,震驚曲線已經逐漸趨緩。眼下我對心地姐的婚禮花招興趣淡薄,當天與408眾妖競艷才是關心所在。心地姐如有不甘,想重回話題焦點,那先挑件爆乳中空露背高衩迷你婚紗來看看。

條條「最」狀皆回憶,總是陪著我一起營造回憶的諸親友,夏天再見!

[1]「嘎嘎嗚啦啦」的人偶主持人。「嘎嘎嗚啦啦」是1984~1988年間於華視播出的兒童節目。
[2]上回的疑惑風景→[台北疑惑
[3]根據鵝母FB上指正,嘎嘎嗚啦啦語出歌曲"bad romance"。有Facebook真好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