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8, 2010

燈會


儘管前一天才連續動口12小時,但洗了澡,小睡一陣,轉眼又到了出門的時刻。跳上計程車直衝高鐵車站,八點不到,我已經踏上家鄉的土地。之所以二度返「嘉」,目的有二,第一項當然是與家族團圓。

說是家族團圓,其實不過就是我家和叔叔兩家的飯局,只是由於兩家長男非常爭氣,相繼增產報國的結果,讓家族成員得自兩代擴及三代。如今席間不但有男女、有老有青,還多出了龎小弟、龎小妹伸出娃娃掌索取米蟲姑姑的紅包。

家族團圓的地點選在大雅路上的「桃花源」。入席之前,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家道地的台菜餐館,然而蒼蠅頭打頭陣,虎咬豬與泰式檸檬魚並肩,最後還有酸菜白肉鍋噴氣上桌的風景,讓我「台菜餐館」四個字脫口脫得很不肯定。不過,這種華洋參差、五族共榮的特色,說不定才真正點出「台」菜的精髓所在。

至於第二項,不消說,當然是為了捧場幾百年才輪到一次,而且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有下回的台灣燈會。

按照老媽的原訂計畫,我們應該要在煙火登空後全家出發賞燈,遺憾的是在天熱、人多、生性懶惰等種種理由攪局下,計畫趕不上變化,最後準時踏出家門的只有老媽與我。幸好隊員驟減並不影響觀燈興頭,東走走、西晃晃,我們母女倆最後也在燈會現場耗了一個多小時。

而儘管這燈會因為天乾物燥、花火不長眼,隔天只在媒體版面上留下煙火傷人的消息,不過裡頭倒是有幾處安排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第一,文財殿祭比干公。

燈會現場共分數區,除了造型獨特的設計燈外,宗教燈區規模之盛也教人嘆為觀止。其中最有趣的非文財殿花燈莫屬。理由不是因為文財殿找來國樂團現場演奏或巧扮古裝,而是多年來我經過此殿不下千百回,卻一直到這天拜見贊助花燈的說明牌,才赫然發現,此廟祭祀的主神,竟然是給紂王掏了心的比干公。可見知識不足、常識有缺不打緊,多來看看花燈,也能達到惡補效果。

第二,五彩斑斕老虎燈()。

批評各地虎燈造型是各台新聞熱愛的梗材之一,嘉義主燈當然難逃毒舌迫害。不過現場觀燈之後,我倒絲毫不覺得這躍虎主燈有哪點凶神惡煞,事實上牠燃起光後五彩斑斕非常亮眼,遠望近看都像美畫。如果真要雞蛋裡挑骨頭,我想最大的問題應該無關造型,而是出在主燈秀的BGM;每當主燈秀起跑,就得先放出長達一分鐘的中華電信廣告,實在讓人打從心底覺得,嗯,很吵!

第三,無處不在的海綿寶寶。

除了慶元宵、招攬觀光之外,燈會也是呈現當前文化趨勢的展示舞台,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前幾年到處有青蛙身影,而今年我在素人燈區遇見的則都是海綿寶寶。

除了上述三件,這燈會對我而言還有另一個意義。

燈會的所在地點是舊眷區,也是我記憶裡的「奶奶家」,然而自從幾年前眷村拆遷、政府圍地,我已經很久沒有再踏入此地。這回因為燈會開放,有幸舊地重遊,一邊聽著老媽推算方位,一邊猜想早已消失的奶奶家該落在哪座巨燈之下。想著想著,好像就看到了那些熟悉的瓦頂與石牆,那座總是看不清的水塘,還有奶奶拎把圓扇坐在路邊乘涼的身影。

說到奶奶,我有點好奇,如果她今天還在,對著這場盛大的元宵祭,不知道會怎麼評價*。

[1]想著想著,我腦中就浮出了帶著山東腔的「市傘(=十三)點啊!」這句話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