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 2010

第N次轟趴


有種到人家房間吃泡麵就不要怕偷拍XDDD

星期六是吾厝睽違已久的轟趴日,這回的座上嘉賓是煙斗大學時社團學長Y桑一家。至於迎賓料理,不消說,當然是定番お好み焼き。

轟趴登場前,我們照例進行洗刷灑掃和採買行動。不過這回和前幾次有些不同,理由是我貪食病犯,發了瘋一樣的想念花月堂(網站舊回憶)桜餅,所以趁著下午天氣晴朗,假借宴客點心不容馬虎為由,我逼著煙斗和我一人一台腳踏車直奔舊居三ノ輪。遺憾的是我們力有餘但智不足,出發前忘了上網確認花月堂本月精選,結果千里迢迢而來卻與桜餅錯身,最後只帶回五顆煙斗甚愛的豆大福。

下午三點半,Y桑一家準時報到,先在客廳裡稍事休息,接下來由專業導遊煙斗兄領軍造訪公寓周邊設施,再跨橋至對岸公園散步。這天運氣很好,傍晚雲開霧散,富士山的輪廓清晰可見,所以一入吾厝,Y桑便忙不迭地衝向陽台,對著夕映川景使勁按下快門,然後還不忘大讚煙斗覓得佳宅。能夠贏得尊敬的學長如此稱讚,可想而知熊貓不只暗爽,嘴巴簡直笑到都要裂開。

除此之外,這回的轟趴還有幾件小事值得一記:

第一,吃お好み焼き配This is it。

煙斗剛入手不久的This is it吸引了Y桑一家的興趣,趁著晚餐準備空檔,索性放來打發時間。結果不放則已,一放整個晚上都沒按過暫停,但最讓我驚訝的既非影片內容,也不是藍光版專用特典,而是Y桑女兒不過十歲,卻對劇情如數家珍,只聽前奏就能說出曲目不說,還能適時對舞蹈發表評論。而從她不時暗打節拍的反應看來,要不是因為和我們之間還不夠熟,小妹妹恐怕當場就要跳起moon walk。

流行音樂帝王魅人之深,這天我總算親眼見證。

第二,真有其書的射鵰英雄傳。

吾厝桌旁架了兩座書櫃,左邊專收日文書,右側則是我的中文屯書區。每回只要舉辦轟趴,造訪賓客中一定有人會邊打量中文書,邊揣測繁複漢字下的物語,這回也不例外。不過出乎我意料的是,此次激起反應最劇的書籍,竟然是金庸老伯的「射鵰英雄傳」。

當Y桑夫妻異口同聲詢問這是不是「射鵰英雄傳」時,我驚訝得差點沒滑掉手中杯,後來細問才知道,原來Y桑夫婦過去任職的軟體公司曾經出版PS2版「射鵰英雄傳」遊戲,只是名字雖然聽得很熟,這卻是他們第一次目睹原書,無怪乎兩人對書直嘆,「原來射鵰英雄傳不是設計人自己唬爛」。

第三、煙斗不為我知的過去

轟趴開始前要掃除、備菜,結束後還得洗盤清桌,嚴格說起來實在不是一項輕鬆的任務。話雖如此,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排斥這種活動。一來是因為轟趴是在這座繁忙的城市裡,一年難得幾回與友齊聚的時光。二來是在觥籌笑語之際,我總能從煙斗不同的朋友群口中,聽到那些我來不及參與的他的過去。譬如這回爆出的料,就是煙斗剛上大學參加社團時發生的各種糗事*。而邊聽他們回憶過去,邊想像這些前中年期男子的青澀模樣,於我而言不只具有人間觀察漢社會學習的意義,還是開懷事一樁。

散會前,照例拿音響喇叭當腳架,五人齊聚沙發前拍下合照數張。這個動作和お好み焼き並列為吾厝轟趴的定番事項。送客後,我甚至開始認真考慮,有空時要拿軟木墊製作相片揭示板,依序貼上吾厝的座上佳賓寫真,標題就大大地寫上──

我が家と共に歩んできた友たち。
(和我家一起走來的朋友們)


第N次轟趴落幕。下一次,又是誰來我家呢?

[1]日本沒有兵役,女眷們因此得以逃過餐桌上那些「想我當年做兵時…」的迷彩話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