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5, 2010

南國,再見南國


南國夕日


為了訪談,上周五我匆匆返鄉,周六先奔高雄、周日再衝台南,直到周一清晨才又拎著小包北上。

高雄和台南與吾鄉相去不遠,但在貴遠賤近的效應下,越是貼近的地方往往越容易被忽略。離我上回踏入兩城轉眼已隔數年,這回若不是託訪談之福,說不定我還要錯過更長一段時間。

既然要去高雄,那就不能不聯絡地頭蛇巨乳金。遺憾的是,阿金姐雖然動輒在噗浪上向我招手,但等我付諸行動時,她卻開跋到花東撿石頭。就連打個電話詢問車站附近的美食推薦,也僅領得一句爽利乾脆的「沒有」,讓我最後不得不憂傷地投向麥當勞的懷抱。

半日行匆匆來、匆匆去,沒有機會四地遊覽,但高雄市變化之劇想藏都藏不住。其中最大的轉變,當然非高雄捷運莫屬。我不知道高雄市民如何看待這兩條直挺挺的捷運線,但對異鄉人而言,光是想到從此造訪高雄景點,不必費心耗神攔車或與司機談價交關,就足以讓我下定決心,下回一定要帶煙斗再訪。還有,我也終於見識到傳說中的「夢時代」,而其佔地之巨、形容之雄偉完全超乎預期,讓我讚嘆之餘忍不住打從心底期盼,東京有朝一日也能有座星巴克像這裡一樣天高地廣。

儘管在高雄沒能遇見地頭蛇,但四處可見的Q版花媽肖像證明阿金姐工作果然賣力,所以該置入的地方一個也沒少。我唯一的小小建議是,既然Q版那麼俏皮可愛,不如把本尊的照片全都換掉,如此一來,得票率說不定可以再創新高。

返家嗑了一頓「郭家雞肉飯」,又睡過一個飽覺,第二天頂著日頭再攻台南。前天沒盡到導遊之責的阿金姐,這回很夠義氣地與我相約台南後站,理由是阿金姐認真好學,一個碩士嫌不夠,就職數年後決定繼續深造,台南正是她取經之所。

一出後站,一頭捲毛的阿金姐興奮招手。我跟隨阿金姐的腳步,先穿過滿是青春肉體的成大籃球場,又經過了三角起跳、影印機隨便放的知識複製小街。這條阿金姐習以為常的路徑,在我看來卻是睽違已久的大學城風景,理由是東洋的象牙塔外只有便利商店和看了就不想碰的專書店,要論親切溫馨,哪裡比得上台灣各大學的周邊?

除了這些充滿學生味的景色,成大周邊還有不少看來非常有趣的餐館和咖啡店,只不過其中幾間要價直逼東京簡餐,讓我震驚之餘,也不能不對南霸天學生的消費能力暗生敬意,裡頭大概有不少是披著學生皮的貴婦吧?

用過簡單的午餐後,我掏出前天印妥的地圖,認真地告訴阿金姐,「我要買『波哥』*帶走」。儘管阿金姐對台南還沒熟到可以掌握波哥位址,不過她的義氣不打折,挽起袖子就開始四處問路不說,途中還一度開口向店老闆借車打算載我尋店。也正多虧了阿金姐的人肉指南,這回台南行我雖然與蝦捲、擔仔麵、鍋燒麵、滷味等等小食擦肩而過,但終於有幸一圓波哥夢,外帶一杯紅茶拿鐵帶走。六個小時後,當大波小波在我口中翻滾時,我心中滿是對阿金姐的感激。

訪談順利結束,又有幸小會舊友,這趟匆匆南國行,我覺得滿滿皆收穫。

[1]標題竄改自電影『南國再見,南國』
[2]感謝葵姐和大腸姐推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