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8, 2010

年節小記


蓮霧夢圓!


根據「天天開心」的啟示,「歡樂的時光總是咻一下就過去。」雖然說在大雨和低溫攪局之下,這個年裡的歡樂時光恐怕難與放空時刻比擬,但是一家人能團圓在一塊,就算只是吃零食、鬼混、接受幼兒擺布,也是值得珍惜的片段。而未免我不牢靠的記憶也是咻一下就成空,趁著爹娘南返、煙斗回日,我還沒開工的這個時刻,趕緊提鍵盤小記一番。

今年因為龎小弟龍體微恙,我們全家移師北部過年。留北過年的好處是免除煙斗和我提著巨箱長程奔波之苦,壞處是年節品質全得視天氣而定;天氣好的時候也許出外走走,天氣要是不好,那就只能窩在家裡對著電視發霉。而從外頭至今仍然沒有停過的陰雨看來,今年顯然是後者的比例來得高些。

儘管如此,這回的年節還是有幾件小事讓人難忘:

第一,龎小弟的灑豆初體驗。

返台之前,渣哥留言,要我讓姪兒龎小弟有機會體驗日本節分的灑豆儀式。也算龎小弟運氣好,他嘟嘟*我正巧並不欣賞灑豆用的無味炒豆,一盆豆子在家放了一個星期絲毫未減。本來我已經做好讓這炒豆轉入我地獄ㄆㄨㄣ桶的準備,現在既然有人自告奮勇要來解決,老娘求之不得,欣然打包裝箱。

有了炒豆、有了面具,還得有人自願當鬼,這個任務捨煙斗其誰?於是在除夕夜傍晚,嘟丈*抵宅放妥行李之後,轉身就得扮演紅鬼接受攻擊。「鬼は外、福は内」,這兩句台詞,龎小弟說來零零落落,但他倒是相當忠實的完成了豆扁嘟丈的動作,讓旁觀的我忍不住在心底覺得,甲午戰爭時我們也許就是該多來幾個這種神槍手。此外,龎小弟和渣嫂對炒豆的欣賞也讓我無比震驚。我之砒霜、彼之糖蜜,看來將來我不必再擔心節分炒豆該往哪裡去。

第二,活力四射的熊貓。

煙斗日皮台骨,對台灣發生的大小新聞和各種潮流變化都充滿興趣,彼岸送來那兩隻充滿爭議的熊貓當然也是他關切的話題。早從熊貓入住木柵的那一刻起,「パンダを見に行く」就成了煙斗訪台前必定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可惜前幾回因為行程安排,熊貓之旅遲遲無法成行。這次趁得初一好天氣,我們邀得家人同行,六大一小攜手前進動物園。

然而一入園內,柵欄外比柵欄內還要精彩的景象,讓我們瞬間倒抽一口冷氣。人潮如此,別說熊貓難見,能不能看到「人」以外的動物都是問題。還好就在正要斷念的時候,天降奇蹟,熊貓老大心血來潮,不但走出戶外接受目光洗禮,還爬上爬下毫不腳軟,讓領不到牌的遊客也有幸一睹牠的丰采。面對這半刻靜不得的熊貓,煙斗和我看傻了眼,我們雖然都不是第一次見到熊貓這種動物,但是如此活力四射的熊貓,唔,真真正正是初體驗*。

第三,木柵動物園遍地是黃金。

除了活力四射的熊貓之外,久違的木柵動物園裡還有幾處神奇的「裝飾」令我困惑不已。首先是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園裡上山路段經過的動物雕塑,不分大小通通漆成金黃色?這是為了年節應景噴金好采頭?還是經費拮据漆工半途停手?但不管理由為何,長頸鹿也金、猴子也金、馬也金,金成一片,其實亂噁心的。

其次,我也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動物園裡除了各式動物雕塑,還要擺上為數不少的便便裝飾?儘管這些隨處可見的黃金先生,的確與獸欄內傳出的驚人氣息非常合拍,但木柵動物園既然沒有和《機器娃娃怪博士》簽約合作,那似乎也沒必要讓動物園看起來這麼像阿拉蕾的地盤。

台灣錢有沒有淹腳目我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金光閃閃的動物雕塑,和大大小小的黃金先生加持下,木柵動物園,肯定是個遍地黃金的好所在。

第四,叫一聲大概會有回音的BELLA VITA。

初二看完電影,順道晃了晃信義區周邊的百貨商場,走著走著,就闖進了這別稱貴婦百貨的BELLA VITA。B百貨的外型非常壯觀,但比外型更令人訝異的是裡頭的空曠。如果不是看板牆上寫著coming soon的字樣,我想我大概會以為這百貨正在挑戰一層一店的經營理念,而B1除了星巴克外找無別店的配置,則數度讓我有大喊一聲試試回音的衝動。

走了一圈出來,我還是不太清楚貴婦百貨究竟貴在哪?不過再換個想想,敢在黃金地段搞出一間空地比用地還多的巨型店面,這種用地方式,不是貴婦的確也玩不來。

有了這些插曲點綴,我的新年回憶,也總算不只連綿雨天。

[1]嘟嘟=姑姑,嘟丈=姑丈,由此可見龎小弟正音尚未成功。
[2]因為上野的熊貓沒掛前也跟掛了差不多。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