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6, 2010

驅鬼不必桃太郎


但是今天演鬼的還是個桃太郎

2月3日是日本的「節分」(せつぶん)。按照慣例,這天不但要吃肥嘟嘟的「恵方巻」(えほうまき),還要灑豆驅邪以求一年福氣。

第一回吃「恵方巻」時,南國婦女雷秋胖自作聰明,把這粗豈只兒臂,簡直就跟成人下臂相去不遠的メタボ*壽司環狀切割後裝盤上桌。結果兩條恵方巻都啃光了,熊貓兄才好整以暇地補上「通常吃恵方巻時,得要不切不分整條吞」。一句話讓我瞬間陷入恐慌,滿腦子都是七福神分崩離析並且離我遠去的景象。

去年節分人在台灣,暫時擱下了食卷灑豆的習慣,今年原本立志要端正行儀、重新招福,遺憾的是「節分」當日天寒地凍,我一進家門就失去外出購物的決心,當晚吃的是尋常菜色,「恵方巻」只能留在超級市場的冷藏櫃裡。看來想要洗刷「恵方巻」之恥,只能冀望來年再戰。

儘管「恵方巻」化成泡影,但「灑豆」(豆撒き,まめまき)這道儀式可沒在吾厝缺席,這一切都要感謝「春/夏/秋/冬來了誰知道,生協目錄報到」的乳牛小哥,本周仍然準時在「節分」前就將該灑的豆子和鬼面送到吾厝門外。

晚上吃完飯、嗑完點心,煙斗聽完他的NHK版空中英語教室,我的校正大業也暫告一個段落之後,我們夫婦再度於客廳會合,準備進行再耗半個小時就會過期的灑豆儀式。

吾厝的灑豆儀式非常簡單:決定裝鬼順序之後,鬼王擔當會負責剪下鬼面、套上橡皮圈,並以面具覆臉。等灑豆人擔當拆好兩色豆類裝盆,各自到門邊就位,然後在「鬼は~外、福は~内。」聲中開戰。灑豆的動作、力道、數量,視灑豆人(1)對鬼王擔當的敵意、(2)暴力傾向、(3)善後意願而定。不過由於鬼王與灑豆人的任務必須照輪,所以為了自身安全著想,下手時最好留情。

灑豆結束之後,還得食豆收尾。生協的節分豆有兩種口味,一是普通的炒豆,二是裹了糖衣的甜豆。後者是我的心頭好,早在節分降臨以前,我就偷跑到超市買了幾包嗑掉。至於前者,唔,不予置評。

每人當嗑的豆子數量是以年齡為準,換句話說,吾厝兩人共得消耗64顆。這份量乍聽不少,但在生協送來的豆子裡頭不過九牛一毛。偏偏九牛量中的甜豆比例奇低,於是一時歡愉的下場,最後往往只換來一盆米黃豆子放到天荒地老。

「鬼は~外、福は~内」,一邊灑豆,一邊高喊咒詞,同時我也沒忘了在心底補上一句P.S.──「.お金は、私の口座に。」*

[1] メタボリックシンドローム(metabolic syndrome)的縮寫,學名為代謝症候群,最大特徵是:肥胖。
[2]鬼在外、福在內,錢財到我帳戶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