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 2010

お疲れ様会


ご馳走様でした

星期五晚上,偷呆OG K桑在汐留主辦了一場「修論お疲れ様会」(碩士論文慰勞會)。雖然說我既不是準碩士,也沒為了論文熬夜45小時*,壓根不符合接受慰勞的資格。不過既然受邀,當然沒有不露臉的理由,所以在完成120分鐘的春風化雨勤務之後,無恥米蟲就來到了華燈正豔的汐留街頭。

歡樂的時光來匆匆、去匆匆,三個小時咻一下便在大腸鍋的蒜香氣中溜走,回顧這晚女子餐會,尤以下列三事最深印本人心頭:

第一,是「はくとう」,不是「しろもも」。

全員到齊後,陪著甜美笑臉的韓籍侍者來桌前接受飲料餐單,早就挑好飲品的我毫不猶豫指名白桃沙瓦。想不到話聲剛出,韓妹巧笑登時石化,理由是「白桃」這個字正確讀音是「は・く・と・う」,但從我口中發出的四個音節,卻是完全符合白癡發音準則的「しろもも」。還好在顧客是神與忠於真理的兩難之間,韓妹勇敢選擇了後者,至於丟人的「しろもも」,蠢客雷秋胖就自己拎回家去了。

第二,香氣四溢大腸鍋。

入冬以後,吾厝鍋潮不斷,泡菜鍋、咖哩鍋、鮟鱇鍋、寄せ鍋、水炊鍋、鴨肉鍋相繼見過桌面,但唯獨缺少大腸鍋的身影。大腸鍋的缺席是因煙斗不嗜內臟,心肝腸血他避之唯恐不及,基於夫妻情義,再加上吃鍋沒伴味減三分,所以我只得跟著忍痛割愛。這回有機會和眾姝同享一鍋,美味不減,卡洛里平均分擔,吃來當然特別有勁。而一邊嗅著濃濃蒜香,一邊體驗Q嫩口感,在蒸氣氤氳的小世界裡,我彷彿回到了408的辣鍋時光。

第三,邂逅難求。

去年夏天立讀霸王書時,石田衣良在《池袋西口公園:龍淚》裡寫下的一句話始終讓我難忘。他說,「情報も物もあふれている現代に、一番足りないものはなんだか知っているかい?答えは、「出会い」だ。」(在資訊、物資橫流的現代,你知道人們最缺乏甚麼嗎?答案是,「邂逅」)。這也恰恰是我在周五女子會裡最深刻的體悟

遺憾的是,儘管我手邊堆滿待字閨中的少女名單,健全單身男性的數量卻屈指可數,所以除非我拔下的毛可以自動變身優質男孩,否則再著急也只能急在嘴上與心底。只是三高女孩待字閨中的故事聽得越多,石田衣良這金句在我心底激起的回音也就越響亮;這個時代乍看物資豐沛、行往自如,人際網絡卻逆向而行,日趨窄細,還脆弱得不堪一擊。至於該如好是好?唔,不單是盼愛少女,這是整個社會都在追問的無解難題。

十點半的汐留街頭燈明如晝,上班族的紅臉對著黑西裝像錯擺的拼圖,車廂泛出的酒精濃度遠遠高於我的沙瓦。在這樣的背景裡,友伴們紛朝不同車站走去,纖瘦的身影很快沒於人群。我回頭看了一眼,覺得自己正在見證一幅光艷又荒蕪的風景,那題名,喚作「都市」。

[1]本來想連結到當事人網站,但未免遭黃腎報復只好壓抑住這個欲望XDDD
[2]下一次應該就是要到東京鐵塔下乾杯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