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1, 2010

408會前會


攝影:王心地/後製:雷秋胖


依照原訂計畫,我應該在揮別夫君後立即切換至研究生模式,遊走南北展開訪談大業,直至該蒐集的資料全都歸檔入庫,才放鬆心情和舊友們相會飲宴。不過計畫向來趕不上變化,在王心地大大罕見地登高一呼號召餐宴,又一肩攬 下聯絡與訂餐廳的重任之後,我當然沒有缺席的理由。於是儘管外頭寒雨未停,低溫凍得人身心俱疲,初五晚間,408會前會還是準時開宴。

這回的出席人數有限,準新娘還挑了個左右都有小情侶接力摸摸茶的好氣氛餐館,不過我們一日408、終身408,無論周遭環境再怎麼靜謐優雅,只要408人一碰頭,三秒鐘包準讓現場比麻辣鍋還要熱燙。

回顧這場408會前會,又以下列數點最值一記:

第一, 陳琳達破天荒準時出席。

「遲到程度與居住距離呈反比關係」向來是408會的暗默慣例,近幾年我們多約東區餐敘,可想而知最晚到場的,就是東區土生土長的陳琳達。為免琳達永遠只有收菜尾的份,上回我特地將會面時間早報30分鐘,但即便如此,陳女士仍然有本事在結帳前才倉皇到位。有了這許多次的前車之鑑,如今誰也不期待會在甜點上桌前拜見此姝身影。也是因為如此,當陳琳達這回只遲到2分鐘就在餐館現身時,我們除了報以不可思議的驚呼,更沒忘記拍照存證。畢竟琳達姐準時到位這種事比曇花現身還難得,誰知道還有沒有第二回呢?

第二, 王心地激怒人的天份。

若不是為了愛,此刻也許已經在慾望城市裡某賺錢報社當女強人的王心地(前情提要)不只胸大有腦,在激怒人這檔事上的表現,也從來不比她的三圍尺寸遜色。過去通常是由金光鵝扮演被她激怒的角色,這回鵝母不克出席,怒火就由我接力辦理。

王心地這天激怒我的重點有二:一是落座沒多久,她就開始嘲笑我大笑時眼睛會呈「><」狀,還拿起單眼相機對準老娘的靈魂之窗,試圖拍下「XD」的真人版本,擺明是對小眼人最殘忍的歧視。二是身為一個坐擁高級相機的假攝影狂,叫她幫忙拍個合照,她小姐卻可以連續手震三十秒。在那些糊成一片的失敗作中,我終於明白相機為什麼要配備定時功能,那肯定是為了防堵像王心地這種扶不起的「阿『抖』」用的。

第三, 陳PEKO的職場物語。

陳PEKO一句「再過一段時間存夠錢,希望能過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讓我感觸良多。理由一是我的朋友都快存夠錢了,我的開源之道還一片迷茫。理由二是二十代時總想著當下,跨過了三十那條線,我們的話題裡就開始添出越來越多的「以後」。或許,這也是非從年年相聚的朋友身上不能感受到的變化。

第四, 誠徵「令人印象深刻的婚禮」提案。

王心地婚慶在即,該如何搞出一個讓人永生難忘的婚禮成了她眼下最大的煩惱之一。她自己設想的新娘KTV點子不但未獲好評,還換來眾人誠實但無情地「誰也不會想聽」回應。而我誠心建議她可以表演新娘脫衣舞,並邀巨乳金組成南北雙霸的點子,則因可能導致新娘妨礙風化慘遭拘提,所以沒有付諸實踐的可能性。雖然王心地本來很不夠意思地打算不邀請我參加婚禮,不過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如果各位親朋好友有甚麼婚禮表演好點子,或者曾經參加過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婚禮,懇請踴躍提案給王心地,拜託!拜託!

408會前會,始於雨、終於雨,始於口水、終於口水。向隅的其他親友,2月27號,別忘了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