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9, 2010

續・外國野郎換照行


草莓站這麼挺背不會痠嗎?


前情提要見此)經過三個星期的等待,「新・外國野郎登錄證」*的領證日期終於到來。今天一早在北千住站前別過煙斗,我就乖乖搭上北47路公車,直奔足立區區役所領取新的野郎牌。

「新・外國野郎登錄證」的領證手續有兩個特色:

第一,領證期限超短。

雖說申辦換證足足耗了三周有餘,辦好的證件也沒有憑空蒸發的危機,但是領證有效期限卻僅有八天而已。換句話說,假如期間不慎與遠遊、出差撞期,逾期超時將是無可避免的結局。所以這下我總算可以明白,何以人肉PDA煙斗申請文件時總得先對著月曆掐指推算半天,而且對本人「還早啦!有空再去!」的反應從不寬貸。

至於逾期領證會遭到甚麼懲罰?唔,這點就讓別人來體驗吧!老娘可沒興趣挑戰英勇烈士cosplay。

第二,領證過程超快。

理由是領證不需填表也不需核單,抽號碼牌後繳回憑單與舊登錄證,三十秒後,就能入手新的野郎牌。快速領證固然是件好事,只是當我花了二十分鐘車程、五分鐘步行,入座卻不到三分鐘就被謝謝請走時,心底不免泛起了一絲絲的空虛。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千辛萬苦狂奔猛跳撞下隱藏的問號磚頭,想不到裡頭卻只放了一枚金幣。

翻開手上的新野郎牌,上頭變更之處有四:一是照片換了,不過妹妹頭瀏海依然。二是在留資格改了,留學字樣終於正式被「日本人の配偶者等」取代。三是背面貼紙由藍而黃,過去塗塗改改的紀錄也跟著歸零。四是發行者從杉並區長阿宏哥易為足立區長彌生姐,這兩個陌生名字的交替,揭示的是我來日以後的遷徙路徑。

校正完畢,收卡入夾。這張「新・外國野郎登錄證」,將要伴我直至2014年。

[1]沒有這個東西,是雷秋自製語。正確名稱是「外国人登録証明書」(範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