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2, 2010

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豐臣公主)



『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是我在汐入圖書館借下的第二本書,它的存在讓我更加肯定「想借書就要到荒川區」,因為我周一晚上上網預約,周二回家就收到「取書通知」,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足讓許多公家和學術機構自慚形穢。

『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是万城目学去年出版的作品。自從看過電影「鴨川ホルモ」之後,我對這位京大怪才就湧出了極大的好奇。趁著申辦荒川圖書證的機會,順道預約他全套書籍,沒想到第一本入手的不是鴨川也非鹿男,而是這部奇想之作──『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豐臣公主)。

『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不看則已,一看就罷不了手。雖然說前三分之一的時間我都非常困惑,現在手裡拿的究竟是偵探小說?還是性同一性障礙少年的心路歷程?而不論何者,似乎都和我原先預料的万城目風格有些落差。還好這個問號在155頁正式落幕,因為一句「大阪国総理大臣――真田幸一です」(我是大阪國總理大臣──真田幸一。)的出現,不但將故事推上高潮,更讓整個場面瞬間漫畫化。跟著文字前進的我對著書頁大大地「蛤」了一聲,接下來在沙發上彎腰笑到肚疼。

原來一切都是万城目的詭計。正如同書中的人物確知事實前必須穿過一條長長的隧道一樣,捧書的讀者也得先熬過155頁的考驗。155頁後,整個故事會像卯足勁瘋闖的雲霄飛車,也許有些胡搞,也許有些誇張,但高潮迭起,絕無冷場。

這本書裡頭有三個安排我尤其喜歡:

第一是大阪的秘密。

這個秘密誇張到了極點,但若綜合那些散逸於日本社會中東西對立的情緒,以及歷史上的爭戰片段,我又不得不承認,今天就算它是真的也並非全無可能。但真也好,假也罷,我喜歡這個安排的理由倒無涉真偽,而是當万城目藉由一樁只在200萬個男人間世代傳承的秘密,為大阪這座城市安上一種新的可能時,這個城市登時就有了它自己的羅曼史。

一座城市的魅力來自於它不可解的片段,有了秘密才有想像,然而現實裡的大阪在這點上誠實過了頭。過去我曾踏上大阪幾回,但總嫌它太坦直又太明白,少了幽微巷弄或曲折坡道醞釀想像,魅力自然跟著打折。但當万城目送給大阪一個不可說的秘密之後,它的坦直就凹出了一個彎角,同時也撩撥起人的期待。所以我邊讀邊忍不住想,嘿,假如大阪國的秘密為真,其實還挺不賴。

第二則是父子傳承。

父與子的情感連帶不是小說裡的新鮮主題,但不知道是否因為伊底帕斯情結作祟,古今中外對父子的描述似乎總難擺脫爭鬥、對峙、摩擦,而若遇上父子溫情過份豐沛,讀起來又要覺得噁心肉麻。過與不及很難拿捏,這難點也正好倒映出父與子間的掙扎。

父子傳承不是『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的主軸,卻是支撐故事裡關鍵秘密的重要力量。一個祕密如何在百萬人中流傳四百年卻不曾洩漏或亡佚?万城目給了一個讓人動容的答案──那是因為它包納了「無可取代的回憶」。而回憶的來源,則是一生只有兩回,以生死為注,父與子並肩慢言的時光。

『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有不少段落可以逗著我對書頁科科發笑,但447頁到448頁間卻像夾了個催淚瓦斯,只要一看到上頭那幾段話,鐵石心腸雷秋胖也不能不在瞬間熱淚盈眶。

「いつ――父は子に大阪国の存在を伝える。」
(甚麼時候──父親會在甚麼時候告訴兒子大阪國的存在?)

「自分に近く死が訪れることを確信したときに。」
(當他確信自己已經不久人世的時候。)

「(中略)子は父に訊ねる。いつ自分は息子たちに、大阪のことを告げたらよいのか、と。父からその答えを告げられたときはじめて、子は目の前に立つ父の覚悟を知る。父が残りの生を、未来と共に自分に託したことを知る。その重みは、一生忘れられないものになる。」
(兒子會問父親,我又該在甚麼時候告訴我的兒子,關於大阪的這些事呢?而當他從父親口中聽聞答案的時候,他將會明白,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老父的覺悟,他也將會恍然,父親原來是把餘生和未來一起交付到他手裡。這個覺悟的重量,足以讓他一生無法忘懷。)

只是感動歸感動,身為一個當不了父也當不了子的女讀者,發現自己注定要被排除在冒險行列之外時,心底難免會有幾分不痛快。還好万城目並沒有忽略這種鬱悶的情緒,所以他在故事的結尾又補上了一枚小炸彈,爆得我破涕為笑、拍案叫絕。

這個炸彈是這麼說的:

「みんな知ってるの――大阪の女は、男が何をやってるか、全部知ってるの。だから、あえて何も言わへんの。」(大家都知道呀!男人們在搞甚麼鬼,大阪的女人全都知道。正是因為這樣,她們才故意甚麼都不說。)

一句短話不僅讓故事再度逆轉,也保全了大阪女子的世間印象,要我不視它為本書菁華之一也難。

讓我又哭又笑的『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我想,應該是万城目学送給大阪的羅曼史吧!

[1]書裡面出現台灣遊客的安排也讓我傻眼XDDD。上網查詢後發現這本書已經出中文版了(見此)!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