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4, 2010

お風呂の王様


增添大王泡湯樂趣的風呂兩大弄臣:河童頭與風呂枕(來由

日人熱愛泡「湯」*舉世聞名,為了證明此說不是空穴來風,煙斗每天都以身體力行。

外頭氣溫只有八度時,浴室裡備妥滿缸熱水不稀奇,稀奇的是即便今天外頭高溫三十八,他老兄跳入滾水的行動依然不見任何遲疑。而儘管我一直暗暗覺得,大熱天還要滾水自虐簡直不可理喻,但既然下水的這只餃子樂在其中,我就算並不認同,也只能默默地「尊重異文化」。

然而異文化相撞久了還是難免擦槍走火,譬如昨天晚上,泡澡與否的爭議就差點導致我夫婦決裂。

昨天煙斗和我雙雙病倒,一個是感冒症狀,一個是扁桃腺爆炸。在休養一天之後,我的扁桃腺逐漸恢復正常,煙斗的病況卻有加劇傾向。由於夜間求診無門,要看醫生勢必得捱到隔天上午,無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叮囑熊貓今天不要泡澡,趕快淋浴洗淨身子就上床睡覺。

煙斗聞言後先在原地支吾半天,後來抬頭宣布,他要洗澡就非泡澡不可,理由是光沖不泡無法暖身,搞不好還會造成感冒症狀惡化。熊貓雖然言之鑿鑿,但這個論調在我耳裡完全不具說服力,畢竟沖澡的水是熱的,嫌浴室冷裡頭還能開暖氣,怕出來穿衣受寒,衣服也大可以拿進浴室裡。整個過程銜接得緊密妥切,我想不出涼風有何隙可乘?而且要說著涼危機,沖澡又哪裡比得過露脖子露肩膀,出浴缸時還有裡外溫差的泡澡危險?

煙斗和我各持己見,只差沒有翻臉拍桌,但在激論十多分鐘後,最後白旗還是從我手中豎起。熊貓興高采烈地按開了風呂鈕,「お風呂を沸かします」(現在開始放水)的自動女聲響徹房中。

煙斗的泡澡論並沒有說服我,只是真理敵不過汗臭。當熊貓穿著一件透出汗臭的上衣,然後信誓旦旦地宣稱,「如果不能泡澡,我今天不洗澡就要去睡覺」時,我除了含恨認輸別無他法。

而在經歷昨日一役後,我開始覺得,「感冒可不可以泡澡?」也許根本就不是重點;你有沒有和汗臭人共枕的勇氣,才是關鍵所在*。


[1]お湯(おゆ):熱水
[2]嗯,我沒有
[3]標題意為澡間之王,指的當然是煙斗。日文中還有個說法叫「烏の行水」(からすのぎょうずい),是用烏鴉過水來比喻只淋不泡的短浴行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