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7, 2010

耳罩閒話


今天的合格商品是小熊餅乾,寝ても落ちない(睡著也不掉下來=躺著也能上)這句話太棒了

從外頭的氣溫讓我懷疑耳朵可能會「神隠し」*的那一天起,耳罩就成了我不可離身的防寒神器。

我喜歡耳罩勝過毛帽的原因有二:一是我慣性蓄瀏海,帽子不論怎麼戴,總是容易壓著瀏海並讓它直刺眼睛,耳罩則沒有這個顧慮;二是帽子的形狀材質固然變化多端,但不是每頂都能為耳朵遮風,有違我之所以要在頭上弄個緊箍的原初目的。

基於前述考量,儘管戴上耳罩後,我活脫就是隻肉色的天線寶寶(網站),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但婦女畢竟不如少女,愛美的情緒無法超越對流鼻水的恐懼,所以我還是乖乖加入了耳罩一族,每天不把一雙耳朵收入毛球,就沒有出門迎風的勇氣。

出生北國的煙斗雖然比較能抵抗低溫,不過偶爾遇上空氣太冷,他的外套又不巧沒有罩頭帽護頂時,我就會大方出借耳罩供他暖耳之用。過完年從柏市返家那天,就是這樣一個冷到人不罩頭不能安然行走的夜晚。我遞出耳罩,煙斗默默接下,不過他沒有馬上「上耳」,倒是先放下了手提行李,然後脫下手套,一副預備要幹甚麼大事的模樣。

「何しているの?」(你在幹嘛?)我不解地發問。

煙斗露出了一個親切的微笑,接下來只見他先把左耳內捲折半,蓋上耳罩,接下來又將右耳捲半,然後覆罩於上,完成動作後還不忘調整耳罩位置和頭箍長度,然後才滿意地重拾手套與行李繼續動作。

面對這個景象,我目瞪口呆。我知道煙斗的耳朵柔若無骨,但沒想到他會軟到這種地步,而且耳罩竟然還有這種戴法,也算讓我大開眼界,熊貓後來真的這麼一路回家。一抵家門,熊貓卸甲,我迫不及待地拿回耳罩試圖效法,但耳罩甚至不及上身,光是捲耳這個動作已經讓我哭爸叫媽。

轉頭看見神色自若的熊貓和他微微透著光芒的大耳朵,我心底充滿了無限景仰。想不到煙斗肥肉減去幾斤,軟Q程度卻絲毫不改,「柔軟的大熊貓」(真相)這名號,他果然當之無愧!


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1]神隠し(かみかくし):離奇失蹤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