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 2010

年獸


感謝煙斗媽贊助蠢媳婦的阿宅嗜好--姬路城KERORO入手


算算從小年夜款好包袱殺入柏市,到元旦晚上返家為止,今年過年我們總共在煙斗家鬼混了52個小時。回顧這52個小時的行程內容,約可歸納出如下重點:

第一,我們不是在吃飯,就是在準備吃飯。

煙斗家的字典裡原本就沒有「吃不飽」這三個字存在,平時已是如此,年節更是變本加厲。份量不小的三餐完食後必上茶水、水果不說,上、下午和晚上還各有和、洋甜點伺候。而即便扣除上述動作後的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但只要在場大爺誰敢嗆一個「餓」字(出聲的通常是煙斗),五秒內桌上必有點心現身。餐餐相連到天邊的下場,就是煙斗媽沒有斷過的廚房出入腳步,人肉洗碗小精靈我本人迅速爆增的洗滌碗盤數值,以及回家大解放後繞廁兩個小時不散的精彩餘味。

第二,我們不是在放空,就是在放空的路上。

煙斗和我每回過年返家都不會忘記隨身攜帶參考書,只是這些有益身心的書籍怎麼來就會怎麼去,用功苦讀的行動通常只出現在「初夢」的情節裡。至於現實中的我倆,往往是從踏入煙斗家的那一刻起就陷入意識渙散的狀態,除了吃飯時稍微清醒,其他時間多半都很恍惚。這時別說讀書寫字,我要是能連看兩個小時的電視不打瞌睡,已經算得上是奇蹟一樁。

第三,我們不是在看紅白,就是在看麥克傑克森。

不幸的是,由於紅白播出時間不過短短4個半小時,所以可想而知,這幾天我被迫見證了多少次麥克由黑轉白史。當煙斗媽終於忍不住對煙斗阿姨低聲抱怨,「今天我們聽Beat it有沒有超過四次?」時,我幾乎就要脫口「德不孤,必有鄰」的台詞。遺憾的是,由於持掌遙控權的惡霸擅長扮蚌「蛤?蛤?」裝傻,所以儘管民怨四起,惡霸*依然大剌剌地開著電視打瞌睡,然後放任「King of POP」轟炸無辜觀眾。

在重複前述三項動作無數次,然後一事無成地度過年末年始52小時之後,我痛切地體悟到,「年」這東西真的是頭恐怖的猛獸,足以毀人亡國於無形之中。所以要毀掉一個人不需刀劍藥毒,要滅掉一個國家也不需要精兵核武,只要讓他們多過幾次年就夠了,真的。

[1]=煙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