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0, 2009

君想う、国境の南


年末行程衝衝衝,前一天看的「交響情人夢」還沒來得及消化,26日我又跟煙斗轉戰銀座。這次的目的地是鬧市巷中的Cine Switch(網站),收視目標則是一年前轟動台灣的「海角七號」(網站)。

沒錯,就是「海角七號」。雖然去年返台時我已經到華納觀劇完畢,電腦裡也不是沒有影片檔坐鎮,不過因為懶妻疲於擔任翻譯蒟蒻,煙斗對這種一耳聽電視、一耳聽人聲解說的收視型態也興趣缺缺,所以儘管他老兄聞名已久,卻遲遲沒有親見廬山真面目的機會。就在我即將遺忘這部電影的時候,報紙上終於傳來「海角七號」登陸日本的消息。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煙斗倒是已經抱著「海角七號」的預售票和標有台灣觀光局的紀念品(真相)返家,邊卸甲還不忘邊碎念,「首映現場不知道有沒有蓮霧展售?」。

身為一個有義氣的妻子,我當然沒有不隨行入場的理由。週六上午完成家教重任,我到銀座和煙斗會合,先在Printemps Ginza嗑了兩顆名為低卡健康食品,但根本就是饅頭和刈包,而且想也知道熊貓吃了不會飽的蒸漢堡(真相)後,匆匆趕往Cine Switch等候。

沿途中,煙斗不斷強調「快點、快點,要去排隊」的異常反應,激起了我滿肚子的疑惑,「都有票了還要排甚麼隊?」然而話還沒說完,長龍隊伍已在眼前現身。是的,不但要排隊,等候時間還長得很,而儘管我們已經守候了半小時之久,入場時還是只餘後半座位。前席幾乎為人佔滿不說,開場前我抬頭四望,赫然發現後頭竟然還有「立見」席,讓我瞬間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看電影,還是誤闖事務所感謝歌迷運動大會。

當天是首映日,三名主角在開場前依序上台問候招呼。賞「星」固然悅目,但這部笑點與泣點幾乎都來自地方特色的電影,跨海之後能不能穿越語言藩籬,說真的我有幾分擔心。不過後來證明我的憂慮全屬多餘,因為在台灣讓我笑到肚疼的茂伯、水雞與馬拉桑,在日本的逗笑能力不減,而擺明是酸日人一筆的「日本人甚麼都敢吃」之語,同樣在場內引發熱切迴響。

至於我從頭到尾都不太喜歡的那幾封情書,大概是片尾場內吸鼻聲四起的由來。對此,我也只能希望觀眾們的啜泣,純粹是衝著不得圓滿的男女愛戀而起,而非緣於「噢,我們無緣的台灣」、「台灣以前也是我們的一部份」那種我聽了只會想翻桌請他醒醒殖民舊夢的意念。

「觀劇心得如何?」我向枕邊人發問。「很有趣,電影裡有好多出人意料的笑點」是煙斗第一個反應。而馬拉桑賣出六十罐小米酒的橋段,還有勞馬爸穿過人群遞上口琴的情節,則是煙斗最喜歡的兩個安排。

煙斗雖然宣稱,他將要在部落格上書寫自己的觀劇心得,不過在等了幾天都毫無動靜之後,我個人對於年內讀到他的感想這件事已經沒有任何期待。倒是出場時看著片名,一個念頭浮現腦海:

「君想う、国境の南」(想你,在國境之南),這句話要是套在煙斗身上,大概要改寫成「蓮霧想う、国境の南」比較恰當。畢竟直到出場前,這傢伙都沒有放棄過現場可能會有人來展售蓮霧*的希望吶。

[1]雖然沒有遇見蓮霧,不過當天煙斗倒是遇到了議員蓮舫。順帶一提,蓮舫的父親是台灣人。
[2]海角七號心得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