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8, 2009

器官們的忘年會



是聖誕限定版羞羞槓XDDD

12月25日是期待已久的器官組忘年會。

雖然說今天不管聚會地點是六本木窮人找不到入口的餐廳,或是暖氣高溫到彷彿不用錢但費用其實全部來自大家手中學費的福武大院,器官們的口業內容質量都不會消減。不過既然要「忘年」,當然就得來點特別的,所以這回我們不但千里迢迢前進紙醉金迷的地段*,還在聚會前一個月就設定主題,要求所有人(其實也不過就四枚器官而已)當日必須濃妝出席,同時還得在心底由衷祝禱鑽石原礦黃腎的桃花早日降臨。

為了呼應本次主題,女主角黃腎決定出席前要先剪個頭髮,並請設計師代為造型。身為黃腎的剪髮良伴兼眼妝糾察隊,我當然也沒有缺席的理由,所以即使外頭太陽才剛出沒不久,電車上滿是嚴肅正經的上班族,我還是勇敢地拋棄了原本就所剩無多的羞恥心,黏上假到不能再假的假睫毛前進澀谷和腎姐會合。

依照腎姐和我的約定,我應該在十點四十五分就出現在八公前方候駕。不幸的是我雖然在前晚就備妥戰鬥服,卻遲至著裝前才發現,要將38號的身體放入36號的洋裝原來不是一件簡單任務。而儘管我已經使盡吃奶的力氣,想把自己擠進一去不返的青春模型,但未免稍微彎腰就在寒風中上演露臀慘劇,最後我還是忍痛捨棄了戰鬥服。也正因為著裝耗去太多時間,最後我不但沒能準時恭迎腎姐駕到,還比腎姐晚一步踏入美髮沙龍。

幸好設計師的行動俐落得緊,在獲知黃腎和我稍後要一同前往女子忘年會,而且忘年會的主題還與濃妝有關之後,兩個設計師紛紛進入「職人魂、燃え!」狀態。一個滿口「気合だ!これは、気合だ!」,一個不斷對著鏡中人「噗呵呵」個沒完,讓我見狀忍不住懷疑,現在到底是誰要盛裝出席。而設計師「気合」入れすぎ的下場,就是我一頭「現在到六本木上班也不奇怪」的大捲髮。好在誤入風塵的只我一人,主角腎姐的造型倒是華貴不失俏麗,套句大腸的台詞,看了真是讓人直想大吼「誰快來撿走這顆鑽石!」(大腸,2009)。

好不容易幫腎姐完妝,終於順利和另外兩枚器官會合。一早就為限定商品東西奔波的腸姐雖然不及帶上假睫毛與會,但深邃的眼線和力道十足的捲度,證明腸姐出席誠意滿點。至於老手肛門姐的妝容想當然耳完美無缺,唯一令我不解的是,肛門姐和黃腎使用的假睫毛明明系出同門,為甚麼一個纖長捲翹,一個卻只剩下半截?

而不管睫毛有多長、頭髮有多捲、妝有多濃、裙子有多短,落座餐廳不到五分鐘,器官組們立刻原形畢露。迷妹行程交流和學界批判仍是眾人關切重點,唯一的差別是我們把平常用來婊黃腎的時間全數拿來進行黃腎特寫,拍了一堆腎姐艷照以備她未來相親之需,也算落實「祝禱鑽石原礦黃腎的桃花早日降臨」這個主題。

和器官們鬼混一天後踏入家門,我的風塵造型不但讓我夫失語,還讓他遲遲不敢正視蠢妻。直到我卸去濃妝、洗直長髮,煙斗才如釋重負地喘了一口大氣。由此可見,濃妝派對果然只能偶爾玩玩,要是慣習成癖,不但得面對疑似拉傷的眼皮,枕邊人還可能常常需要收驚。

2009年器官會成功落幕,我衷心期待,明年春天在東京鐵塔下為肛門與黃腎舉杯!


意者內洽!!


[1]不過真正的原因是為了吃完飯可以就近看千元「交響情人夢」電影版前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