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2009

聖誕夜


一年一度的聖誕夜,煙斗和我雖然已經不搞盛裝外食或互贈禮物的招式,不過只要聖誕餐餚一天不從生協目錄消失,我們對聖誕夜的熱誠期盼也就一天不會降溫。

今年當然也不例外,所以打從週三中午,乳牛小哥敲響送貨到府的鈴聲開始,吾厝的聖誕精神指標就正式在冰箱裡頭Stand by。生協的聖誕餐選擇不少,但吾厝的定番菜色永遠不脫那幾道:酥皮雞肉濃湯、焗烤奶油蟹和烤雞腿。只要這三菜齊備,當晚我們開飯的台詞就會自動從「頂きます」,切換成「Merry Christmas」。

除了味道佳好,生協的聖誕餐還有另一個特色,那就是所有物件皆為現成品。換句話說,老娘既不需要動鏟、也不必扛鍋,只要輕輕拿出剪刀完成拆封、加熱、裝盤,間或穿插鋪擺生菜或扔入烤箱的簡單動作,就可以翹著二郎腿恭迎「主人」回家晚餐。整個過程裡沒有油煙肆虐,也不帶半點火氣煙塵,和平乾淨到了極點,徹底落實「平安夜」的精神。

可惜聖誕夜不是國定假日,雖然我早早就完成前置動作,一年就現身這麼一回的香檳杯也已經優雅上桌,不過「主人」不到九點不會踏入家門。假如換作平日,我七點以前便會自動完食晚膳,但既然遇上了一年一度的聖誕夜,就算肚子叫到有一個交響樂團那麼響,身為一個有義氣的妻子,我也只有咬牙捱餓的份。

幸好就在我餓到快要開始啃聖誕樹皮前,TBS非常體諒怨婦心情地開始播出「花より男子FINAL」。這部看兩百次都不嫌多的電影一揭幕,「飢餓」這兩個字立刻從胃袋轉到腦袋,我的口水對象也從美食改為男色。一個人癡癡望著電視傻笑不說,就連煙斗傳訊報告已在返家途中,都被暗嘖了一聲,「可惡,回來得真不是時候」。

然而該盡的主婦義務不容輕卸,所以我發花癡之餘不忘整桌上菜。為求增添聖誕氣氛,那棵自完成裝備後就被拋諸腦後的聖誕小樹也重新登場。遺憾的是,由於廉價燈泡不耐蠢婦力道,我一個瀟灑拔插頭的動作,讓它從此失去光明。

「ライトオン、見たことないけど。」(我還沒看過它點燈耶!),煙斗錯愕的說。

「沒關係啦!反正你回來前,我已經讓它閃了一整個晚上了。」蠢妻尷尬賠笑。

無火氣的聖誕餐、不點燈的聖誕樹、發花癡的妻子,以及強迫收看半集的「花より男子FINAL」。不知道這些殘酷的現實,距離煙斗「楽しく暮らせる」*(歡樂過生活)的夢想還有多遠?

[1]這是一個遭入戲太深的蠢妻逼問,但講出來還會被斥責的答案。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