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09

剃度大典




上個星期天是吾厝每月一度的「熊貓剃度大典」。

一如所有的重要活動都少不了儀式助人脫凡入聖一樣,熊貓剃度大典也有一套不可或缺的事前準備,這一系列的行動包括了:(1)鋪報紙並上羞羞套,以防獸毛紛飛、(2)理髮器充電,以防中途卡毛熊貓該該嚎。(3)然後煙斗會捧著兩張CD放入他最愛的音響,試圖以BGM來緩和魔鬼理髮師定番台詞「差不多是該讓你變『坊主』的時候」對他造成的精神壓迫。等這三大步驟通通完工,就是熊貓上椅面對剃刀的時刻。

雖然我過去的確曾經摧毀過熊貓的大頭幾回,不過自從今夏返台,趁著老媽作陪,到美容院向專業人士求教之後,現在我已經學會了正確的理髮器操作之道,也終於明白理髮器中的3、6、9、12cm刀頭,原來並不只是裝飾而已;只要因時因地交叉使用,理髮器不僅比髮剪更能有效精簡剃度時間,還能防範一出手就犁出一片矮田。

上個月是我第一次嘗試變換刀頭,行動時不敢大意,先挑出了失誤度最低的12cm刀頭清鏟雜毛,再搭配打薄用的剪刀除去餘草。剪出來的結果還算差強人意,起碼我既沒在熊貓頭頂打造一片停機坪,也沒讓他變身蘑菇或鳳梨。

有了前次的成功經驗,膽子也就跟著大了一些。這次我一開始就持9cm的刀頭上場,先從後腦中段動手,以食指和中指直抓雜髮後輕輕反摺,再以理髮器刮除指間髮尾。待後腦勺清完一輪之後,轉而直攻頭頂與瀏海,最後再來料理我的兩大地雷:頸項與耳際。

頸項處最大的問題在於,我總是不小心就修得太多太平,搞得上下髮層明顯落差。不過現在有刀頭防範,這個缺陷已經明顯改善,雖然離我理想中的完美坡形仍有一段距離,但至少我沒再賞他頭盔一頂。

至於耳際的困境則導因於我抓不準煙斗的喜好。鬢腳留得太長太尖,他老兄嫌娘娘腔,削得太短太齊,熊貓又要對鏡念我三天。雖說我總是可以適時發揮AB型人「充耳不聞,與我無關」(見張布丁推薦影片)的精神,但被念久了也是難免暗生雪恨之心。只是雪恨這天究竟何時來臨,呃,我想大概還需要一段時間。

花了三十分鐘完成剃度儀式,我一宣布大功告成,熊貓立刻跳下椅子直奔鏡前,而從他一邊舉雙指標示耳際,一邊嘟囔「ここ、短すぎるだよ。」的反應看來,我想,又該是我發揮AB型人精神,度過未來72小時的時候了。

[1]家庭理容院進化史:剪髮記髮事誰當光頭磨刀霍霍向熊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