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4, 2009

立ち往生


阿基巴版入手!*


第一次在電視新聞裡看見「立ち往生」(たちおうじょう)這個單字的時候,我非常訝異。掛點已經夠慘了,竟然還是站著掛,真不知道那該是怎麼樣一副血流成河的慘狀。只是又怕又好奇地等上半天,螢幕上不但無血無肉,也聽不到慘叫滿天飛,事實上除了一列動彈不得的電車之外,想像中的人間地獄始終沒有降臨眼前。

後來我才知道,「立ち往生」原來是個用以指涉進退不得的單字,最常見的用法是形容電車、汽車故障的問題,偶爾也會引伸暗喻國力或經濟情勢。雖說「立ち往生」的確不是甚麼正面好詞,不過再怎麼壞,似乎都沒有我最初預期的那樣悲慘。

但我望辭生義的結果倒也不能算是全錯,因為根據字典開示,「立ち往生」的確有另外一個意思說人站著往生。這故事的主角是猛將弁慶*,他身中萬箭,死前持大刀為杖,以立姿斷氣,從此留下了「弁慶の立ち往生」()的說法。

遺憾的是,語言是活的,字義用法均隨時代變動,不夠「日常」的詞彙難免在轉型中失落了原始的意義。「弁慶の立ち往生」既然不是人人可及的行徑,「立ち往生」的震撼效果想當然耳會逐漸褪色。現在除了偶爾嚇嚇我這種無知的外國野郎,「立ち往生」一詞的現身基本上已經引不起任何驚慌。但在召喚都會乘客的嘆息、臭臉、爭搶延遲證明的行動上,「立ち往生」倒是稱得上表現傑出。

弁慶の立ち往生是一人之痛,電車の立ち往生則是萬人之苦,後者的地獄雖然不在眼前,但從大家氣急敗壞的表情和瘋狂致歉的手機通訊判斷,那魔煉火大概已在學校裡、公司內、會議室中熊熊點燃。

這就是今早,我身陷京成電鐵的「立ち往生」時最深刻的感受。

[1]不過比起山手線延遲事件,今天只是小case。
[2]但在發現阿基巴的阿宅店可以買到近半數的地方KERORO後我興致大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