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0, 2009

大學怨生


圖書館外,一片金黃


身為一個憂鬱的大學院生,圖書館無庸置疑是我生活中重要的「居場所」之一。

理由一是那些我負擔不起的洋書和書,圖書館裡「大多時候」都有跡可循;理由二是當遇上天熱/天冷,而且非靠冷/暖氣打造適溫環境才能讀書寫字的時候,圖書館的閱覽空間就成了減免電費負擔的救星。

除了這些務實的說詞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理由在於,當過慣了一整天下來,見到的字比說出的話還多的生活之後,安靜、清冷,甚至微微散著一點霉味的圖書館,漸漸就會比繁華喧騰的街頭,更能讓一個象牙塔裡的阿宅感到安心。

只是即使圖書館對我的意義如此深重,它還是有兩點瑕疵讓我不能忍受。

第一是要找的書不但不在架上,而且還從2005年3月開始即借出未還。

雖說這個畫面我都已經看到厭煩,也心知肚明這本書大概不可能如倦鳥歸返,但在館員大人們願意接受客訴,並且挪動資金重購替品之前,我想我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這借書人良心發現的可能,同時暗中祈禱它趕得上我的修業年限。



第二是FULL TEXT攏係假。

除了實體圖書之外,圖書館外連的資料庫也是不可或缺的功能。特別是當遇上那些校內未必收藏,或者過新、過舊、地方限定的學誌論文時,只要作者或出版單位提供全文下載,我總是不忘在心底默祝他們長命百歲、仕途光燦。遺憾的是,儘管數位化這個名詞已經叫嚷到爛,大方的作者顯然仍屬少數,所以數百筆資料逛下來,鑲著FULL TEXT鈕的文章往往一隻手就能數完。

不給下載還罷,更怕的是遇到那些口口聲聲說內有全文,點了半天卻老在同一個網頁裡自體循環,或是點著點著就開出一個小框,然後「歡迎自費加入會員」。被這些幌子論文搞得精疲力盡之餘,我不免要在心底懷疑,「FULL TEXT」的羊皮底下,藏的會不會根本就是「FOOL TEXT」? 專門騙我這個蠢人用的。

由此可知,圖書館不但是大學院生重要的居場所,在我轉型大學怨生的過程裡,我想它也同樣功不可沒。

[1]圖書館愛恨情仇[見此]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