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6, 2009

關於漢字


難得圖文相應耶!!*


日本至今雖仍保留大量漢字,但日人不只發音和我們不同、寫法有別,就連看待同一個漢字時產生的心理意象,有時也與吾人相去甚遠。關於最後這一點,我已經因為自己的名字嚐過了數回切身之痛。

我的名字非常普通,既無詩意也無文采,當然也沒有甚麼深刻的寓意或者淵遠流長的由來,即使用字組合不如菜市場名浮濫,但是中山北路走一圈,也是找得到同名招牌。

而如果硬要我為自己的名字歸納特徵,我想大概就只有下列兩點可提:第一是筆畫真多,第二是看得出是個女的。是的,我接電話時的低音帶還有被叫成先生的可能,但是名字一拋出,大概沒有人會懷疑這名兒的主人沒有攜把在身。

然而來日以後,這種信仰已經徹底遭到推翻。理由是日人不但有姓名常用漢字的規例,對哪些漢字該用於男兒名、哪些可放入女兒名,也有一套不成文的默契。而正巧不巧,對他們來說,我名裡的兩個字一個是可男可女非常中性,另一個則是不折不扣的男兒英名,組合起來女男可能比例1:3,所以見字不見人前,我通常會被歸類為壯漢。

而雖然我的確也曾陸陸續續聽到幾回,「沒想到這個字會用於女生」的反應,不過一直不以為意,直到某回出公差,當面碰上過去只有通信連繫的助教,他那充滿驚愕的「我以為你是男的!」之吼,才讓我瞬間意識到,原來漢字不但真的有刻板印象,這刻板印象還依國界、文化歧異。

前一陣子和煙斗談起這個話題,談到興頭時我職業病發動了實驗念頭,索性硬逼其實我已經不相信他的漢字能力的煙斗用漢字邊疆人的眼光來說說,我的名字會帶給一個日本人哪些聯想。

受不了我一再糾纏,煙斗終於開了口──

「トイレ。」(廁所)

我雖然也沒期待熊貓嘴裡會吐出象牙,但一出口就是便所這種藏汙納垢之處,擺明了要給29年前定我終生的胖媽媽難堪?然而虐待動物需要理由,所以我雖然已經握緊拳頭就戰備姿勢,還是盡量保持冷靜,再給嘴裡無象牙的熊貓一次掙扎機會:「どうして?」(理由何在?)

「だってよくあるじゃん。トイレを清潔に。」(不是常有嗎?保持廁所清潔。)

唔,我想我媽給我取名的時候,大概沒有料到有一天我會淪落番邦......

[1]語意是:「弄到了!?別慌、別亂,輕輕一擦。」出處:トイレ標語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