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 2009

年賀状


我理想中的年賀状,還沒完稿就遭枕邊人打槍!!


繼聖誕樹之後,上周在吾厝餐桌紅極一時的話題是「年賀状」。

是的,時光似箭、歲月如梭,雖然我依舊不覺得這三百多天來自己有過甚麼長進,不過一年已經悄悄渡過。按照前兩年的標準,「年賀状」原本該是煙斗和我分頭進行的作業,然因今年正逢遷居初年,搬家後我們又偷懶沒有廣發「搬遷啟示」,所以「年賀状」就成了重要的告知媒介。

既然都加上了「重要」兩字,可想而知不能拿店裡的現成品打發,所以當一個月前我開口發問,「今年の年賀状はどうする?」(今年的賀年卡要怎麼搞?),枕邊人不出所料地拋出「作らなきゃ。」(當然要自己動手)這個回答。於是在睽違兩年之後,吾厝自製的「年賀状」又將重新登場。

上一回的自製年賀狀是為了報告結婚消息。結婚照原屬現成,我們唯一做的其實也不過就是加框、加字而已。儘管作業程序如此簡易,人生以慢活為準則的熊貓兄卻仍然可以耗上足足一個月才完成。

有了前車之鑑,這回我一確定煙斗的DIY欲望,就開始每天對他耳提面命。遺憾的是,儘管我用心良苦,其間還不斷提供各種合成點子,但煙斗除了不斷扼殺我這個創意青年的靈感之外,最後還是足足花上了十多天空想構想,才在上個星期動手進行拍照和選片。

我們的年賀狀主題既非吾厝外觀,也不是愚蠢夫妻站在門口四手比YA,我們打算放的是窗外川景的日夜風采,而這正是當初我倆相中此地的關鍵。煙斗和我對著近百張照片中挑來揀去,最後終於挑出最滿意的兩張作品,其中日景出自煙斗之手,夕景則由本人執鏡,一人一半也算符合夫婦同心其力斷金的邏輯。

只是光擺這兩張小照片,年賀狀委實寂寞得緊,別說上頭一點年味也沒有,不知情的人收了不定還以為是房產傳單,轉個手就扔入垃圾桶,白白糟蹋我們一番苦心。所以我堅持必須來點背景或邊框添添年節氣,可惜這顯然超出熊貓兄的美術能力範圍,從頭到尾除了見他亂插梅花圖或把背景搞成低俗的小粉紅,始終見不到任何具有建設性的方案。

未免年賀状從房產傳單淪為情色廣告,我宣布暫時擱置製作大業,同時開始上網另尋年節素材。而在經歷數日搜尋作業之後,終於在今晚交出新作提案,照片的來源不改,唯一的差別是多了彩色背景,右中段則加添虎年飾圖,整體氣勢雖仍無法超越第一年的成品,但至少多了幾分熱鬧年意。

「いかがでしょうか。」(如何?)我遞稿徵詢熊貓意見,只見熊貓一陣苦思,接下來就聽見了老娘生平最痛恨的「いいけど…」(是不壞啦!但是…)。而既然「けど」都已經出口,我除了黯然消滅稿件之外別無他策。

距離年末還有29天,我が家の年賀状、迷走中……

[1]吾厝年賀狀演化史:2006, 2007, 2008-a,2008-b
[2]雷秋版年賀狀:公寓相片出自CosmosInitia,寅圖出自郵便年賀.jp,遷居文例出自挨拶状.com ,賤臉包是私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