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8, 2009

2010年も、手帳は高橋


「2010年も、手帳は高橋」

這句Slogan最近又開始攻佔電視畫面。每回看到這行大字,我除了清楚地感覺到年末已經不遠,另一個浮上腦海的念頭,就是又到了該換手帳(記事本)的時節。今年我的動作很快,還沒等到廣告提醒,十一月中已趁百貨九折撿了小便宜,所以2010年版高橋手帳,這回可是老早就棲入吾厝書櫃。

手帳在日本人的生活裡顯然很有幾分獨特意義,所以不論是商業誌或者時尚流行刊,總是動不動就拿手帳做為分析樣本,然後言之鑿鑿地指陳,手帳不單是個人性格的倒影,還是決定人生成就的關鍵。而每當看到有人可以把手帳搞得像本萬言書、繪本或工程圖,我除了湧上敬意如滔滔江水,也會更清楚地感覺到成功於我之不可為。

雖然如此,我的手帳書寫仍有幾個不可輕覆的慣例:

第一,高橋手帳178,去皮留肉。

高橋178()是我固定購買的型號,去皮留肉則是手帳購入後的必然處置。理由是我有慣用的手帳封套,套裡多夾層且附帶扣,能塞筆、能放照,偶爾裝幾張名片收據也很OK,再加上用久了有感情,我暫時還沒有棄置它的打算。

只要這封套一天不壞,高橋178也就一天逃不了剝皮的命運。

第二,頭重腳輕,有始無終。

高橋178是由「對開式月曆」和「對開式週曆」組成。月曆集中在前,每日書寫空間呈長方格狀,專做摘要之用;週曆則密集於後,空間稍大,可詳錄細節。

我個人是月曆的愛用者,要開甚麼會、訪甚麼人、交甚麼稿、吃甚麼飯、誰過生日…月曆一掀通通見真章。而越往後走,人生越顯荒蕪,翻到最後,一本手帳簡直與新無異,要不是隨意撕取可能招致分崩離析的下場,老娘我早就拿週曆來墊便當。

第三,以色標「事」。

由於手帳書寫空間有限,但事多人又健忘,未免寫了手帳最後卻跟沒寫一樣,今年年初開始,我就養成隨身攜帶彩色便條紙的習慣。每逢重要活動登場,手帳內(當然是月曆)必以便條紙分區標示。

這麼有秩序的作法,想當然耳不是由我個人開發,雖然我也忘了確切來源何在,但總之就是對那些號稱「成功人生」的模仿。

第四,眾親友的生日註記。

每年完成手帳更替後,頭一件要做的任務,就是把眾親友的生日逐一抄錄在新冊上頭。雖說抄了也不一定看、看了也不一定記得,直到最後一刻才大叫生日快樂的爛戲依然常常上演,但每年重複這個抄錄的動作,對我而言乃是一種無可取代的儀式。這不單是我全心全意想念他們的時刻,默念那些名字與日期的時候,我總覺得,這一年他們也將伴我一起渡過。

從書櫃翻出了還沒啟用的新手帳,再從包包裡掏出即將見底的舊手帳,雙紅對映,私の2010年も、手帳は高橋。

[1]今年的高橋手帳廣告[見此]
[2]手帳演化史:2007200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