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9, 2009

偷呆銀杏黃


床紅葉に負けない壁銀杏


如果說一年當中曾有什麼時候會讓我打從心底覺得身在偷呆非常幸福,那絕對就非眼下這個時刻莫屬。理由很簡單,現在正是銀杏最好的時節,而銀杏就和阿宅一樣,並列我校最豐而不匱的兩大資源。

偷呆最美是銀杏。這句話我雖然已經說了四年,但眼下看來暫時還擺脫不了續篇。而儘管想到至少要說上五回這事會讓我有點反胃,但一見到紛飛的銀杏金雪、一踩上亮麗綿長的心狀葉道,我就會暫時忘記象牙塔內各種令人沮喪的情節。

今年偷呆最得我心的銀杏風景有三:

一是工學院十一號館前的阿福羅巨樹。



套句黃腎的說法,這棵樹的形狀、尺寸,在在都讓人想起國泰人壽的廣告logo,唯一的差別是國泰大樹終年常綠,偷呆大銀杏則逢秋便化身ヤンキ。我欣賞此樹的原因是它枝葉形狀渾圓飽滿,周邊眾樹落葉紛紛,唯獨大銀杏茂密得緊,不但最後關頭不輕易卸甲,這正是我在書寫過程中最欠缺的毅力。

此外,大銀杏佔盡地利,腳下既有草坪又有石椅,交織出一派閒逸氣色。這氣色還會傳染,平時木著臉的行人,這時候路過它的周邊,沒有人不是眼彎嘴笑。有景溫柔如此,它怎麼能不成為我心目中的第一名?

二是正門至安田講堂間的銀杏道。



這段銀杏道勝在樹多、葉密、色鮮妍,季節感經視覺、聽覺、觸覺同時滲入,讓人很難不震懾於此處漫天漫地的金黃暈光。銀杏道的頂上風光精彩,腳下佈滿的銀杏葉毯也是一絕。銀杏落得兇的時候,心型黃葉幾乎淹沒路面,一邊聽著沙沙聲一邊前進,我常常會誤以為自己走在童話大道,直到安田講堂的時針映入眼簾,才嘆口氣回到現實世界。

也是因為這裡的銀杏太多太美,我每次經過時都有躺下來打滾的衝動,遺憾的是,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擺脫禮法(和遇見熟人之風險),所以至今仍不清楚以葉幕為被、以落葉為毯是怎麼一番滋味。

三是生協與小柴講堂間的銀杏樹。

銀杏葉輕、狀如擴開的心,紛落時姿態原已動人。這棵銀杏樹又特別得天獨厚,大概是因為地理位置和風向影響,風起時,它的葉片總呈渦捲狀落下,遠遠望去就像無數粉蝶翩舞,看得人都要傻了,巴不得它一身葉片不要有落盡的一天。

但這當然不可能,所以當銀杏葉落光的時候,東京的冬天,也就真的來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