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3, 2009

初ツリー



星期六晚上,我們和Chiao夫婦約在澀谷晚餐。雖然這天的重點應該是會客吃飯,不過由於煙斗和我心懸吾厝聖誕樹,所以抵達澀谷之後,我們二話不說先逛了一圈東急百貨,接下來又快步直奔Loft,全程眼露兇光、雙拳緊握,臉上寫滿「無樹不歸」的決意。

大概是求樹太過心切造成反效果,結果我們一進Loft就呈現鬼遮眼狀態。從B1快步逛到頂樓,聖誕卡、聖誕餐具、聖誕變裝服是看了不少,但怎麼找,就是不見聖誕樹的芳蹤。

「ロフトにはクリスマスツリーがないじゃない?」(Loft沒賣聖誕樹啦!)不怕被揍的煙斗在電扶梯上放聲批評,儘管我對此說懷有幾分疑問,但眼看一棟賣場都要走盡仍無樹影,我也不得不開始思量熊貓此說成立的可能性。幸好就在我即將接受熊貓的謬論之前,聖誕老人終於獻上佳音──

眼前忽逢聖誕樹林,夾道數十步,中無雜件,墜飾華美,垂燈繽紛,熊貓與我甚異之*。

甚麼沒有聖誕樹?原來Loft闢了一個特設的聖誕賣場,專門展售大小飾樹和裝點道具,裡頭的陳設品從玻璃、塑膠、陶瓷到實樹無奇不有,再加上灑著金箔亮粉的裝綴和光彩流轉的彩燈,這小天地美得簡直像座桃花源。唯此地不但期間限定,而且物物標價,遊人雖然不必捨船拋家,但目送幾張鈔票遠離乃是無可避免的代價。

只不過,要灑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上禮拜沒定論的聖誕樹之爭,這週到了現場依然繼續,理由是煙斗看過實品之後,對大樹的憧憬不但迅速飆高,還莫名其妙地湧生出一股DIY的熱情。我原訂要採購三步驟DIY*聖誕樹的計畫,最後就在他一再強調「聖誕樹就是要自己裝飾才有意思!」的阻撓中付諸東流。

在聖誕樹林間僵持將近半個小時,熊貓與我終於達成最後協議:第一,今年只買飾櫃小樹,大樹留待日後家庭成員新增再說;第二,不買店內配搭好的完成品,而是要自選自飾我們的「初ツリー」(第一棵樹)。

然而不「飾」則已,一但確定要自己動手,光是挑選上樹的綴物又是一個頭痛難題。誰教Loft展出的墜飾樣樣美得讓人愛不釋手,所以我一下想要搞棵羽毛樹,一下覺得寶石墜氣勢萬千,一下沉淪於彩球世界,又覺得沒理由讓聖誕老人、天使與麋鹿缺席…不知不覺拿了滿手,直到猛一回頭見著煙斗手中的幼嫩小樹,才又黯然把手中物件全部歸位。

欲望無窮,樹體有限,未免「初ツリー」趴著出場,今年還是先走簡單風格。最後我們購入小樹一棵、金色系彩球一盒、金邊深紫緞帶鈴鐺五只、亮片雪花三枚、金粉果實墜飾兩個,以及單色點滅式燈泡一組。飾樹大業則在返家一個小時後迅速完成,熄掉客廳大燈,插上燈飾電源,「初ツリー」靜靜閃出光芒。這光也許不足引路,但已夠點燃吾厝的聖誕氛圍。

我が家の初クリスマス・ツリー、デビュー。


[1]竄改自「桃花源記」,原文為:「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
[2]提回家->拆封->上櫃
[3]但這樹太正常,我看了很不爽,所以三分鐘後我就改裝它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