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1, 2009

祭屋之夜


為了答謝與會者順便促進親戚感情,煙斗外公的法事結束後,我們一行人就跳上小巴直奔「飯坂」(いいざか),準備接受溫泉的洗禮。

飯坂溫泉的魅力過去曾經提及,此處不再贅述。假如上回投宿的「折上亭大鳥」走的是豪華大器風,那麼這回落腳的「祭屋湯左衛門」,就是靠貼心逗趣的安排討人喜歡。


遠遠望見「祭屋湯左衛門」時,旅館「異色」的建築已經夠令我印象深刻。踏進館內後,迎面而來的太鼓裝飾、高懸天井的祭典屋台,還有館內大廳走廊不時響起的囃子BGM,濃濃的祭典風情,明顯有別於一般溫泉旅館靜默寂寥的氣氛。

祭屋湯左衛門裡沒有金碧輝煌的擺設,也無十色浴衣可供選擇,但各種俏皮設計卻讓人不自覺地發出會心之笑。譬如,每層電梯口外都找得到精巧的折紙裝飾,主題配色依樓層有別。又如各個房間外都設有絆天造型的門牌,一屋一名,名號的創意全都取自祭典而來。還有風呂場的置物櫃也不例外,男湯依「寶」命名,女湯則是各式美「夢」大集合,幸せの夢、縁結びの夢、勝負の夢…丁點巧思就讓蒸氣氤氳的風呂場瞬間成為美夢溫床。

週末夜晚登場的太鼓秀(實況見此)也是此館招牌。旅館請來飯坂八幡神社的太鼓隊定期表演,轟轟震響的鼓音看得宿泊客人人稱讚,此舉不但成功打造了旅館特色,還能趁機宣傳地區活動,所謂地域振興,該當如是。

祭屋湯左衛門端出的晚餐同樣令人難忘。入座時,我看了看滿桌小點,很滿意地向煙斗表示,溫泉料裡就屬這樣的份量最好。想不到我這話嗆得太早,因為桌上餐食還沒解決一半,侍者已經陸續補上生魚片和蟹腳,接下來還有螃蟹甲羅燒、蒸蛋鰻頭、海鮮炸物及鴨肉捲緊追而來,就連甜點都是由巨梨、蛋糕、小湯圓組成的鐵三角。雖說上桌料理樣樣美味無從挑剔,但這種份量連煙斗都要告饒,更何況是五個加起來逼近四百歲的阿公阿嬤?所以我邊吃邊忍不住在心底悲泣,今天來吃這一餐,將來人人多一桶,溫泉料理的代價還真是好大。

飯後回房,房裡已經悄悄鋪好棉被兩床,棉被上還繪有艷艷紅楓,根本就是一派渡邊淳一的景象。遺憾的是,由於溫泉晚餐讓煙斗和我都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未免不適切的動作導致好不容易下肚的饅頭湯圓物歸原主,失樂園的精彩畫面註定與我們無緣。

昏睡以後泡溫泉,泡完之後再昏睡,就是我們的「祭屋」之夜。

[1]祭屋湯左衛門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