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9, 2009

七回忌



星期六是煙斗外公的「七回忌」。

七回忌是故人去世第六年時舉辦的法事,相較於一年忌與三年忌,七回忌因為規模小、人數少,出席時只需穿著灰黑色系的素面服裝、攜帶念珠,再備妥香奠即可。七回忌的內容主要分成誦經、親友捻香、墳上參拜三個步驟,儀式規矩較其他法事來得簡單許多。

繼前年出席煙斗爺爺的七回忌之後,這回是我第二次參與煙斗家的法事。大概是有了前次的參考經驗,這回我行事起來可遠比上回鎮定,不但沒有再發生邊捻香邊抖手的問題,也沒有重演上墳時踢飛鞋子的慘劇,甚至還能從容地接下攝影大任,適時捕捉眾親友捻香參拜的姿形,用行動證明了「猴子都會進化,雷秋當然也沒問題」的道理。

雖說兩回法事都是七回忌,也同樣是儀式完後就直奔溫泉旅館宴飲,不過這兩次七回忌在執行細節上仍有些許差異:

第一, 誦經模式有別。

煙斗爺爺七回忌的住持偏愛一人帶動的團康型誦經模式,於是與會者不但每人都領得一本標著平假名的經文,還要配合住持要求,順應木魚節拍開口唱和。男女老幼眾口同聲陣仗不容小覷,至少那天直到步出寺院時,我耳裡都還迴盪著「南無~」的回音。

煙斗外公法事的住持走的則是父子雙人和聲風,老住持端坐椅上大聲念經,下任住持則跪在後頭敲木魚低聲和鳴。也正由於從頭到尾都沒有觀眾插嘴的份,那規律莫名又不知所云的梵音聽來因而十分催眠,搞得我全程必須不斷瞪大眼睛,才能避免自己走神。

第二,住持佈道重點各異。

除了誦經模式有別,兩寺住持的致詞內容重點也略有不同。煙斗爺爺七回忌的住持選擇在誦經後舉辦迷你佈道大會,一邊解析時事,一邊融入佛理,不時還要穿插他個人留學印度的佛路歷程,於是一場法要下來,我對他的前半生也快要能如數家珍。至於煙斗外公七回忌的住持走的是社交路線,致詞重點在於緬懷故人,只是當他慷慨激昂地說出「有◎◎教授的墓在這裡是敝寺的驕傲!」時,我一度以為自己誤闖了哪個市長候選人的政見大會。

除此之外,這次的七回忌裡也發生了幾件數度讓我想吶喊「各位家人你們這樣OK嗎?」的小插曲。

首先是煙斗和我終於記得帶來煙斗阿嬤朝思暮想的「SMAPXSMAP 李秉憲V.S.台場之母」影片,原本打算晚上到旅館播來一解阿嬤相思之苦,想不到午飯後阿嬤要求立刻播來觀賞,完全把今天的主角外公拋在腦後,讓我一邊轉檔一邊在心底默默祈求煙斗外公的原諒。

第二件插曲的主角則是煙斗。當住持搭檔忙著誦經,我忙著撐大眼睛的同時,外公最疼愛的外孫小煙斗又在幹嘛呢?我一回頭,答案揭曉,熊貓搖頭晃腦睡得毫不客氣,要不是我適時踹了他一腳,這傢伙只怕就要從椅子上滾了下去。

晚餐時,大家一邊傳閱煙斗外公生前的照片,一邊談論他在世時的逸事。和煙斗外公未曾謀面的我,為了加入話題,順口問了枕邊人,「外公要是還在世上,今年貴庚?」*然而在外公最疼愛的外孫小煙斗支支吾吾長達三十秒的反應裡,我知道我只能再次發揮長孫媳婦的專長--在心底替他哭求外公的諒解。

煙斗外公的七回忌,無事終了。

[1]關於[法事]
[2]福島行照片見[]
[3]答案是81+6=87歲。問煙斗不如問google,見[訃報検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