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5, 2009

チャンジャ


「チャンジャ」是韓式醃漬物的一種,它的口感非常特別,脆嫩裡帶著嚼勁,辛辣中透著甘味;用餐時只要來上一撮,就開胃到扒光一碗飯都嫌不夠。

「チャンジャ」是煙斗和我都很中意的韓式辣漬物之一,然而喜歡歸喜歡,我們誰也沒有認真追究過它的來由。至多就是邊嚼邊問「チャンジャって、何?」(チャンジャ是甚麼鬼?),接著就會在「知らん。」(阿災?)的鬼打牆裡任疑問自然消失。

上個星期煙斗連奔兩地開會,比大禹好一些的是,他老兄來去之間還在家中停了一天,順手留給看門狗本婦人我的除了一箱待洗內衣褲外,就是一盒老娘一個字也看不懂,只能透過顏色與外型辨識那是泡菜同宗的漬物。

看不懂不要緊,只要吃了不會中毒,我向來非常有容「腹」大。開盒一嚐,發現是「チャンジャ」,樂得簡直連舌頭都要跳起舞來。於是煙斗前腳剛走,我轉個身就燒了泡菜鍋,左一口泡菜,右一口「チャンジャ」,邊吃邊呼過癮,好像那根平時被柴魚醬油綑縛的嗜辣神經,已在「チャンジャ」的加持下徹底解放。

星期二,煙斗結束出差返家。坐上久違的餐桌,打開幾天前才交棒的「チャンジャ」,煙斗愣了半晌沒有說話。也是啦!面對泰山轉眼成墳塚這種不可思議的景象,看了之後會失語的確很正常。雖然我本來想補句「每當我思念你的時候就會吃一口」來化解這過分安靜的尷尬,不過未免煙斗懷疑我相思成災,我還是迅速縮回廚房盛飯裝湯,假裝很忙。

今天晚上掀開「チャンジャ」缽的磁蓋,裡頭屈指可數的餘量讓我忍不住悲從中來,雖然說阿美橫丁裡也不是沒有在賣,但下回要嚐到本場滋味,不知得等到甚麼時候。

然而不捨歸不捨,我終究還是抵抗不了「チャンジャ」的誘惑,舉箸撈出三只,非常珍惜地鋪在吐司三個角端*。

我一邊小口慢嚼,一邊在心底大吼:「チャンジャ」*,I will miss you!

[1]根據Yahoo智慧袋開示,「チャンジャ」是鱈魚的胃袋。
[2]吐司本來是要搭配我期待已久的文華酒店草莓玫瑰果醬,不幸的是當我滿心歡喜開罐準備迎向把拉(バラ,玫瑰)香時,只有一陣鹹氣撲鼻而來。轉眼檢查瓶蓋,赫然發現煙斗帶回的是「XO醬」……唔,這是大丈夫的復仇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