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3, 2009

經圖

就是經濟學部的圖書館,地點座落在赤門後不遠的研究棟內。為了蒐集資料修改去年舊作,這周我頻頻出入其間;此地有三處令我印象深刻:

一、 煙氣牢房。

相較於校內其他建築,赤門研究棟不論外觀內裝都算新穎,一樓甚至還很跟得上流行地搞出了一個吸菸專用小間,不時可以見到愁眉苦臉的阿伯在裡頭吞雲吐霧。說也奇怪,我雖然不抽菸,對逸散的煙味也敬謝不敏,但每回經過這座煙氣牢房時,我都有一種「癒される」*的感覺。我想大概是因為那裡面的囚人抽菸的姿態都很崩潰,於是每每見及,我就會不自覺地感到心安,「還好憂鬱的研究生,世上並不只我一人」。

二、 神秘的休養室。

除了抽菸小間之外,研究棟裡的「休養室」也是我好奇的所在。「休養」甚麼?給誰休養?每回途經此地,類似的問號總是塞滿腦海。遺憾的是我的好奇心與冒險勇氣恰成反比,至今仍然無膽開門一探究竟。除非黃腎奮起去把個經濟學部男孩並且雞犬升天領我進去參觀,否則「休養室」的謎題,注定只能長存我心。

三、環室肖像。

校內的圖書館各有殊異,有的深埋地底、有的藏於閣樓,有的借書前要先立台本,有的則得奮力狂轉把手。至於經圖最大特色,我想非那些環室高懸的阿伯肖像莫屬。經圖牆上掛滿了黑白印刷照片,上頭清一色是年邁阿伯,多數都配了一副很有昭和風的眼鏡。遺憾的是,儘管照片上全都白紙黑字列名,但除了正中央的亞當斯密之外,老娘一座泰山也不識。

望著這些嚴肅肖像,我忍不住在心底暗想,可惜敝圖沒有比照辦理,否則我可真想知道,眼鏡小姐要如何對著吹鬍子瞪眼睛的馬克斯嚷出「そうめん、つけめん、俺は、イケメン」*?

[1]被治癒
[2]是老梗,緣由請見[] 複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