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2, 2009

秋日


昨秋,今年的還遠著咧。


假如春神總由梅花黃鶯開道,暑氣是任艷荷油蟬啣來,那麼校園裡的秋意無庸置疑是在銀桂與銀杏領路下施施而至。銀桂與銀杏的形貌各異、姿態有別,但不約而同都好以「氣味」為秋日導途。

銀桂的花朵細小不起眼,藏在刮人的葉叢間只如數點明星,但其氣味奇甜,還透著濃濃奶香,盛放時芳馨狂猛宛如悍軍,不只侵吞了其他草木的嗅氣,更薰染得人肺腑彷彿都要淌出蜜來。

銀桂在醫學院後方的窄道間築了一片樹籬。那裏牆灰地曠,建物陳舊,除了幾個偶爾推著點滴出來曬太陽的病患,平時人氣稀散。我行經該地時總是埋怨坡陡路長,只有這段時間會是例外。因為銀桂以嗅氣改寫了地景,輕輕闔眼,深深呼吸,在香氣加持下,貧瘠荒土也似迦南美地。

和銀桂遙遙相對的,則是前門的銀杏。

銀杏無花,逢秋即果落滿地,滿地的橙黃球體乍看如迷你金蘋果,圓滾滾的十分討喜。然而一旦近觸就會明白,它們其實顆顆都是恐怖的天然武器;銀杏果不但會令皮膚發癢,果肉破裂時的氣味更恐怖到無以言喻,直讓人懷疑化糞池的管道是不是全接通了銀杏樹的根柢。

過去我對季節景物的反應一向非常遲鈍,進了偷呆之後卻突然變得敏銳起來。這倒不是因為遇上甚麼大師啟蒙,而是地闊樹多、風景光色音響異常豐富,校園的丰姿表情隨季節流轉,無孔不入地滲透視覺、聽覺、嗅覺與觸覺。如此一來,就算是個鎮日窩居象牙塔撿死人骨頭的阿宅,也很難不在舞櫻翩葉裡識春知秋。

更何況,眼下還有銀桂與銀杏領路,香與異香前後包夾、來勢洶洶,誰能忽視秋日的腳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