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8, 2009

日本丸與忍者



大概是八景島一行耗去了太多HP值,次日煙斗和我前往橫濱與大家會合時,每個人臉上都寫著「放我回去睡覺」六個大字。但疲憊歸疲憊,阿宅的觀光腳步仍得繼續邁開;宅ニーズJr.啟蒙之旅第三天有兩個重點,一是參觀櫻木町外停靠的日本丸,二是晚間和煙斗一家相約「忍者」餐敘。

日本丸停泊於櫻木町外,巨大的純白船身在晝間非常氣派,入夜後的燃燈之姿則有魅異之氣,與地標塔、摩天輪相互輝映,構織出一幅非常魔幻的港都夜景。日本丸過去曾是日本商船學校訓練船員的專用練習船,爾後才改裝成為航海博物館。數十年的漂泊生涯讓這艘巨大的帆船裝了滿肚子的故事,輝煌的過往既銘刻於桅杆舵輪,也收納以文字圖影,我們前行迴轉,步步踩踏的都是泛著潮氣的海洋記憶。

船邊的博物館收納了大量史料年表,裡頭明明白白紀錄150年來的橫濱軌跡。館內展出的資料以靜態文物居多,不諳日文者其實很難共鳴。還好裡頭有幾處互動遊戲區可博外籍旅客歡心,諸如抓貨櫃、模擬駕船經驗,以及觸控式螢幕搜尋等等,都算是老少咸宜的遊戲。龎小弟也在這裡用行動證明,會不會開船跟懂不懂日語絲毫沒有關係*。

離開日本丸,我們漫步到紅磚倉庫午餐。紅磚倉庫與日本丸間的距離不遠,但因鐵腿效應影響,沿途只見大家越走臉色越難看。幸好午餐時間侍者動作俐落,端出來的料理也還算可口,否則只怕龎老爹就要當場翻桌怒吼。茶足飯飽,啟程返家,龎小弟在這裡拋父棄母奔向了「嘟醬」的懷抱,邊牽還不忘邊告白「嘟醬,我愛你」,肉麻程度讓他嘟嘟我也自嘆弗如。

晚餐時間再度整裝出發,目的地是赤坂鬧區的「忍者」餐廳。三年前爹娘來日,煙斗和我曾假招待之名來這裡開過一次「忍者」葷。這回考量到席中有幼兒,與其找間正襟危坐的餐廳苦毒彼此,還不如到間好玩的店裡輕鬆一下,所以我們才又挑中「忍者」作為餐敘場地,而且連煙斗阿嬤都因按捺不住好奇跟來一探究竟。

顧名思義,忍者就是以「忍者村」為概念設計的餐廳,入店前不但得跟著忍者們一起念咒施法,也得習慣飛鏢餅乾和各式怪名料理,吃著吃著還會有忍者登門賣藝,總之花招百出熱鬧得緊,無怪乎烏漆抹黑的店中總有不斷的笑聲與掌聲響起。就連一度對忍者心懷恐懼的龎小弟,都在胖忍者逗趣的魔術表演中卸下心防,先是觀賞位置越走越近,最後乾脆配合成為表演道具之一。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忍者多人宴席料理的菜色略嫌單調,遠遠不如上回我們自選自點的菜色來得豐富。不過服務周到、態度極佳這點,倒是依然無可挑剔。「世の中にいろいろなレストランがあるんですね。」被稱了一個晚上的「姫」*之後,煙斗阿嬤滿足地發出如上評語。我點點頭,心裡頭暗暗希望,這些有趣的、好玩的、新鮮的、可口的玩意,煙斗的家人和我的家人都能與我們一起經歷。

至於龎小弟,他雖然沒對他終於明白所指為何的「忍者」發表評語,但回程路上倒是抓著京成電車的扶桿跳起鋼管舞。看著他令人啼笑皆非的「Sorry Sorry」,唔…我就假設這是他為表感謝綵衣娛姑的行動好了。

[1]不過他的直覺開船法最後也只換來沉船的結局
[2]ひめ:公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