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4, 2009

OVER 30's WORLD


白銀周的第二與第三件大事,是分別和煙斗與器官組前往武道館欣賞演唱會。硬說這是兩件大事其實有點牽強,因為儘管同行者有別,但演唱會的主角其實只有一隊──TOKIO。

TOKIO是我少女時期收藏單曲和專輯最齊全的隊伍,老家書桌裡甚至還留有多年前失心瘋購入的檔案夾與相片。雖說過去T團也曾來台開唱幾回,遺憾的是我著迷時身邊無伴,再加上小原裕貴畢業帶來的打擊,後來著迷行動慢慢轉淡。正因如此,我一直沒有機會親眼拜見他們的台上風采。

直到這陣子沉迷5LDK,再加上他團演唱會都先後跟去湊了熱鬧,如果遲遲不與回憶相對實在說不過去。所以我先試探性地徵詢枕邊人的意見,在至少確保了一名同行者後毅然填單入會。入會大半年,始終毫無動靜,一度讓我懷疑入會金是不是已經悄悄轉為慈善捐款,還好前陣子終於傳來抽票通知。而且令人感動的是,不只煙斗信守承諾堅持赴會,就連向來迷戀少年肉體的器官組們也爽快答應相伴。於是不去則已,一去就是雙星,讓我連續兩天都活在小腿浮腫、手臂不舉的狀態裡。

為了彌補中間好幾年的空窗期,我在確定演唱會日程後就弄來CD,每天晨昏定省不說,還曾熱心地想為同行者們事先預習。遺憾的是我的一片熱誠先後遭到兩組同行人馬婉拒,不過實際入場之後,證實預習的確也沒甚麼效果。理由一是演唱會大概有意呼應「Over 30's」這個熟男主題,選曲時避開了幾首歡樂大合唱式的代表作。理由二是縱然沒有耳熟能詳的歌曲陪襯或是華麗的舞台特效,TOKIO卻仍然有辦法讓與會者全場high。

看了兩天下來,有兩點最讓我印象深刻:

第一,TOKIO的MC。

TOKIO彈奏樂器時明明一個比一個表情還猙獰專心,拿起麥克風講話卻個個都有瞬間化身諧星的功力,而且砲火頻發毫不設限,連煙斗都笑著直讚T團光靠MC就可以賣票賺錢。第一天她們先開過森光子平成跳、山口和城島廣告商玩笑,第二天又拿美輪明宏和矢澤永吉當話柄,最後連關係者和強尼瑪莉都難逃毒舌撮弄,聽著聽著讓我有種誤闖5LDK錄影現場的錯覺,但大笑之餘也不免擔心,會不會演唱會落幕隔日,成員們就紛紛遭廣告商解約?

第二,毛巾舞。

第一回出戰時因為經驗值零,煙斗和我沒有帶這項神器入場,當天回家我立刻上網通知器官組,隔日大家果然有備而來,得以順利融入T控的定番儀式。只是我們功力畢竟還是太淺,轉沒幾下就得換手休息,相較之下,座位旁邊那些蹦跳整晚還能跟著揮舞全曲的經驗者,真的讓我打從心底湧生無限敬意。

TOKIO的演唱會上沒有升空舞台、沒有大球、沒有巨型螢幕,也沒有華麗特效,除了一隻城島茂動輒就要去搞搞牠的搖滾狗外,整座舞台簡單到讓人懷疑它是不是真的背了J家名號。如果再搭上那些表演樂曲,說這演唱會是座巨型夜店*只怕也不為過,只不過這夜店既無艷氣、粉味也十分淡薄,無怪乎會場裡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皆有,而且出乎意料地和樂融融。

陳大腸說她希望15年後仍能如場內T迷一樣快活,我不敢計畫到15年那麼久,不過如果明年真的搞出一個「リーダー40+茂バンドLive」*,我希望我的毛巾還在場中。

ちょめちょめし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1]只不過這夜店下午開始營業、八點就收攤XDDD。
[2]到時候應該就可以[乾杯]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