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0, 2009

一婚又起


這句話說不定也適用於解釋婚宴或婚姻XDDD

大概是煙斗年紀真的到了的關係,他親友群的感情狀態最近只能用「一婚剛平,一婚又起」來形容,要不是日本的婚俗並不時興紅卡報喜,我家這會兒恐怕已經陷入滿江紅。

K君的婚禮才剛剛告一個段落,煙斗的丸丸親友之一H桑也捎來了好消息,而且這回可不只是乖乖奉錢報到就能解決。H桑當年是我們婚宴的總幹事,當時他不僅一肩挑起勘驗、籌畫、布置事宜,更是頻頻遏止我們夫婦偷懶蒙混的重要功臣。如今輪到他坐上新郎倌的寶座,煙斗和我自然當銜環以報,於是我甚至還來不及祭出「我是歪果人日語不好無法擔任重責」的定番台詞,「Rachel」已經白紙黑字地列上幹事清單。

星期二晚上,為了參加H桑和準新娘召開的第一次籌備大會,閉關數日的我難得破繭,冒雨直奔銀座繁華街。準新娘挑中的集會地點「Café Ohana」是一間有趣的小館,迥異於銀座街頭那些極盡奢華濃艷,就是深怕別人不知道它們很貴的高級餐廳,這座小館藏身於一座滿是藝廊的小樓之中。由外望進,店裡半點燈光不漏,要鼓起勇氣前走,才有機會邂逅店裡的溫馨光景。藤織沙發、幾點綠意與素淨白牆,再加上茶香食味,構築出一派優閒氛圍,如果不是窗外燈火明燦,我幾乎要忘記這裡是深巷不眠的銀座*。

和新娘友人簡短寒暄之後,準新郎終於到場。他忙不迭從公事包裡掏出一疊書面資料,上頭不但分點分色,還預留筆記空間,而且連時程表都清楚列明,只差沒有附上甘特圖和評鑑報告。我一邊翻閱一邊在心底驚嘆,同時忍不住為當年自己近乎即興的婚宴籌備過程汗顏。

根據H夫婦整理的重點來看,他們期待的是一場「穩重兼具社交功能」的婚宴,所以宴會中最好不要有賓果遊戲、不要有新郎新娘或雙方親友才藝表演、不要立食、不要到處敬酒、不送奇怪的小禮物,還有印上照片的Welcome board也會讓雙方滿頭黑線。

這些指令不讀還好,一讀就教我坐立難安,因為上述條列的每一點,煙斗和我幹得可是透徹又齊全。三年前我們不但有熊貓吉他兼主唱只差沒順便撞鐘,還有雷秋發揮唯一長才手製PPT,致贈賓客的熊貓吊飾醜到連自己都不想用,而且為了清償歷年來在各大婚宴場抱走的贈禮之債,雖然心不甘情不願,最後也是忍痛掏出大筆鈔票買禮物玩賓果。莫非H桑就是不齒當年我倆惡行,所以這回才明列遊戲規則,並要我夫妻以實際行動贖過?

我的妄想還不到中場,與會人士已經進入激烈的討論狀態。在經過兩個小時的前人意見分享與新人協商之後,H桑終於同意在婚宴中插入拋捧花、切蛋糕、來賓即可拍等傳統把戲,幹事們也對婚宴氣氛、流程和場地達成初步共識。而在看過煙斗和我修很大的婚紗照後,準新娘的變身願望火力全開,煙斗和我也因此多了一項四天三夜台灣速拍婚紗之旅查價評估的任務。九點半,在新郎的「よろしく」聲中,第一回合的籌備會正式落幕。

返家路上,我和煙斗討論起周遭友人們對婚禮、婚宴的期望。煙斗不虧是觀戰經驗豐富的前中年期男子,他邊聽邊點頭,最後輕輕地用一句「結婚式やパーティーから、人柄が見える」(婚禮與婚宴正是新人性格的反映)做了總結。

なるほど、人柄が見えるんだ。面對熊貓的智慧,我正想點頭稱是,轉瞬間卻想起了我們自己的婚宴。假如婚宴是新人性格的倒影,那麼當初那場有KERORO又有熊貓的婚宴,留給人家的印象究竟是……



唔…我想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1]文意是:餐點是鄰桌的好,話題是鄰桌的有趣。鄰桌的人也正這麼想呢!
[2]不過這家店的吸菸區和非菸區有分跟沒分一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