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7, 2009

禮尚往來


啊不然你們參考上圖*帶個誠懇的笑容來好了*


下個月初,我龐氏一族將集體來日,為了恭迎一家老小,煙斗和我自返日後舊開始積極安排行程,下單添購各式迎賓道具,我也不忘瘋狂趕稿過帶,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要空出完整的一周假期,以便毫無後顧之憂地「案內」這趟睽違三年的家族旅行。

話說上回家人到訪,是三年前為了參加煙斗和我的婚禮,之後大概是我回台腳步太頻繁,絲毫不讓家人有喘息機會,所以根本沒人動過來日探親的念頭,我也就這麼孤伶伶地過完了接客數一隻手便能算完的流放生活。

而這回爹娘兄嫂之所以再度萌生來日念頭,理由有三:新家デビュー、龐小弟デビュー、用光里程點數。雖然從這三項理由中,絲毫感覺不出我本人的重要性何在,不過能和家人共遊這事已夠讓我滿足,這點小瑕疵也就不跟大家細較。

然而隨著出發日期接近,來自家人的敦促越趨急迫。每回call out我總少不了要面對一個難題,那就是「到底該挑甚麼禮物送給煙斗家人?」這個問題三年前也曾讓我傷透腦筋,想不到三年後又再度重演,而且發禮時又得分算我爸媽一份、我哥嫂一份,等於令難度加倍。教我苦惱之餘不能不暗生感嘆,禮尚往來這個習慣真是把人害慘。

我之所以會頭疼的原因非常簡單,三年來即使家人沒有親自造訪,但每年煙斗和我的往返之間,兩家該盡的禮數都不曾少算。於是幾回累積下來,該送的能送的可以送的早就通通輪過一番,鳳梨酥都不知道換過幾家,高山茶起碼囤積了幾年份量,其他甚麼牛軋糖、芝麻酥、高粱酒、女兒紅、茶具酒器、擺設吊飾通通出入過我的行李箱。再加上煙斗和我才剛剛結束台灣之旅,送進煙斗家的鳳梨酥只怕還沒嗑完,現在要我再變出新把戲,也未免太令我這隻老狗為難。

面對我媽的聲聲催喚,我辭窮之餘只能拋出「好啦!我再想想」匆忙結束話題,但「送甚麼好?」這個難問依然懸而未解。都說送禮要「投其所好」,但投的是哪個好,又該怎麼投法,字典上可沒附帶教戰守策。

唔,我總不能叫我媽去抓個李秉憲、堂本剛和IL DIVO來給煙斗阿嬤、煙斗阿姨和煙斗媽當見面禮吧?

[1]圖中文意是: 越是不景氣的年代,越渴望見到飽滿的笑容(不景気な年こそ、リッチな笑顔が見たいのです)!不過我有預感我媽看到後可能會留言或發信指責我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