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4, 2009

我觀故我在



今天和久違的黃腎、肛門在學校重逢,肛門隨口問起了返台的收視情況,也讓我想起這次在台灣看過的幾部電影劇集。心得整理於下,也算為今夏返台之旅作個註記。

第一部看的電影想當然耳是「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復仇」。收看此片的原因很簡單,既然小說都已蒐齊閱畢,電影也連年看了五集,當然沒有不跟著三個童星一起發育到最後的道理,於是儘管我回台時此片已屆黃昏,偌大的戲院裡人甚至填不滿兩排,完全落伍的本人也找不到任何影伴,我還是一個人踏入華納威秀把它看完。

如前所述,如今看哈利波特已不再是為了追求視覺刺激或魔法夢幻,更重要的反而是那種把一件懸在心頭多年的活兒從頭到尾幹完的感覺,所以即使片子明顯剪很大,連接過程稍嫌草率慌張,但下集上映時,我想我還是會乖乖入場。至於這集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人物,我想非裡頭那個迷戀榮恩,從頭到尾表現都像中猴的少女*莫屬。我雖然忘了這個成功定義「思春期」三個字的少女,劇中到底是叫文妲還是芭莉,不過這不重要,因為在看完她精湛的表現後,她在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春妹」。

我第二部看的電影則是「天使與魔鬼」,收看地點是回程滿座的ANA。遺憾的是,和首部曲「達文西密碼」相同,「天」劇同樣讓我打從心底覺得,有時文字結合想像的力量,引人入勝程度還是遠遠超越甚麼都攤在眼前的影像。

「天」劇的景點壯麗、視效震撼,但原著小說裡所有可能引來批評的橋段,劇中幾乎全遭刪減。諸如總書記是教皇私生子、執刑者是仇視基督的異教徒云云,這些充滿爭議的內容電影裡一點不見,當然沒有也不見得會撼動情節,只是難免就少了讓人想驚呼「原來如此」的爆點。此外,小說中的蘭登教授分明是個文藝版的007,邊解謎還不忘邊跟女主角搞曖昧,入了電影反倒成為坐懷不亂的聖人,如果說這個設定是為了符合湯姆漢克,唔,那我也只好摸摸鼻子認了,同時偷偷慶幸,還好我沒有砸錢踏入戲院。

除了這兩部好萊塢鉅片外,在寄居台北的日子裡,「海綿寶寶」和「湯瑪士小火車」大概是轟炸我轟炸得最頻繁的兩部劇集。我之所以會還老返童開始收看這兩部劇集,理由非常簡單:遙控器把持在剛滿三歲的龐小弟手裡。

「海綿寶寶」是東森幼幼台每晚接力播出的卡通影片,主角是海綿、海星、章魚與螃蟹,間或穿插松鼠*和奇形怪魚們的無厘頭海底喜劇。老實說,剛剛開始收看這部卡通時,我除了震驚還是震驚,理由一是因為我很少看過主角長得這麼不討喜的卡通,理由二是此劇的內容主題對話都只能用白爛形容,諸如誤植珊瑚頭從白癡變科學家、偽造漢堡店為海盜船…莫名其妙的點子不勝枚舉,但大概也是因為它白爛到不需費任何腦筋,所以才有讓人越看越著迷的魅力。只不過,一想到「海綿寶寶世代」未來不知會變成甚麼模樣,我就不能不為忠實觀眾龐小弟捏把冷汗。

「湯瑪士小火車」則不是陌生作品,龐小弟熱愛此劇已超過一年,坐擁的大小火車數量數度讓我想改呼他為「車王」。在龐小弟三句不離小火車名的影響下,我也跟著看了幾集湯瑪士小火車,同時歸納出一個重要心得──「湯瑪士小火車」根本就是火車版的「娘家」。

我這麼主張的理由有二:第一,湯瑪士小火車團隊中五花八門的成員組合和錯綜複雜的權力關係,絲毫不遜於好人變壞、壞人變好、我睡你睡他睡她睡你睡我的「娘家」*。第二,湯瑪士小火車中的火車們就和「娘家」裡的主角一樣,每天除了大量的問安和閒話之外,主角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出軌」。所以每回當龐小弟大喊「它又『出軌』了!」的時候,我總是得抬起頭檢查螢幕,才能確定他現在指責的究竟是湯瑪士和他的朋友,還是彭大海之一族。

雖然這兩影兩劇都和台灣現況沒啥關係,但是在經過這將近三週的收視累積之後,我還是忍不住要感嘆,「回台灣,長知識」!

[1]只是我至今依然無法理解松鼠為何會出現海底。
[2]欲知湯瑪士登場人物,請見Thomas & Friends。欲知娘家登場人物,請通知民視更新部落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