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2, 2009

遺珠之憾


其實是個半調子的麻辣鍋XDDD

每次回台,我固定要和幾組飯團聚餐,成員從中學、大學、研究所到別科一路上行,說起來實在很有幾分開同學會兼尋歷史軌跡的意味。久而久之這也成為一種慣例,餐飯之間更新個人資料、交流資訊,在人際關係幾乎已為線上文字決定的時代裡,這種夾雜著聲音、動作、表情和溫度的相聚,依然是我珍惜的互動儀式。也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回因為行程生變無緣相見的兩攤友人,我要獻上這篇日記表達我的無限歉意。

第一個被我放鳥的苦主是張布丁。

張布丁雖然身為一位忙碌的偽藝文界人士,但在敲定相聚日期後,他立刻幫我排定士林夜市參訪行程,還約來白雕與女金剛共襄盛舉。遺憾的是,因為突發狀況,我和張布丁精心設計的夜市遊擦肩而過。而這趟回台竟然沒能參觀張布丁每回都讓我暗驚的髮型,也沒能update他最新的爛男人惡行清單,也多少讓我有憾於心。對此,我只能衷心期待張布丁掛在嘴邊大概有五年這麼久的日本行趕快美夢成真,讓我一盡地陪之責。至於帥氣的男同志伴遊這點,我現在就可以斬釘截鐵地告訴張布丁,「你死了這條心吧!」*

第二攤被我放鳥的苦主則是別科團隊。

別科團其實是我最早敲定的飯團約,也是這趟返台行程原訂最後一場餐敘,但因臨時南返,行程未定,最後還是只能硬著頭皮向司掌聯絡、訂餐廳大任的Q桑懺悔。不過如果在我缺席的餐宴裡,有誰偷偷更新了甚麼好消息,懇請各位與會友人不吝爆料,畢竟別科團至今仍是我各群友人中死會潛能值最高的團隊啊。

除了向苦主們誠心致歉,我還要衷心感謝好姊妹肥魚。

為了伴我一圓麻辣鍋夢,肥魚百忙中從宅男城請假北上,還提供了開出連日紅字的名牌,讓龐媽媽心花朵朵放。為了回報肥魚有線共享、有財一起賺的恩情,龐媽媽強烈表示願為肥魚婚姻大事盡一番心力。所以,肥魚,你可以開始列相親條件了*。

這回的遺珠之憾是下回非見不可的動力,期待明年寒假之約*。

[1]但我可以告訴你歌舞伎町二丁目怎麼去。
[2]不過關於車上放佛經這一點,龐媽媽說現在很多年輕人都這樣XD
[3]前提是苦主們不要因此唾棄我這隻鴿王……m(_ _)m
[4]BTW,王心地,因為我缺席別科會,無法幫你問候瑪麗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