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8, 2009

飯飯之交


忘了拍蘿蔔糕,來點生煎包也好

這次回台的食飲餐宴開始得很遲。如果按照過去慣例,通常煙斗前腳剛剛踏出國門,我當天晚上就會開始打著偽單身招牌到各攤宴場吃喝玩樂。但是這回我充分發揮了一個研究生不到臨死關頭不會出現的上進本能,送走煙斗後先是兩赴政大勤查報紙資料庫*,接著又排下數場訪談瘋狂累積資料。其間除了一場408會外,將近一個禮拜都獨行獨走,直到上周六日語班午餐聚,才終於將我自獨飯狀態解救而出。

這回聚餐的對象是過去一起補習日文的「同好」。研究所最後一年,我為愛昏頭,硬是擠出時間每周到青山上課。聽講時沒有多麼認真,期末聚餐卻絕不缺席,吃著吃著吃出感情,日文也就這麼連續報過幾期。而與這群年齡、背景、目的十分分歧的「同好」談笑餐敘,對當時快被論文逼瘋的我來說,可是十分重要的「気分転換」。

赴日以後和同學漸漸淡了聯繫,Ayano的部落格成了我唯一的消息來源。這次回台前偶然看到她提起日文班同學的餐聚,我又羨慕、又懷念地提手留言,想不到還真的給我無恥地換來一頓餐會,這一切都得感謝Ayano的聯絡籌備,還有Hikaru和Kokoro願意抽空與會。

Ayano選定的地點是永康街的高記,此店盛名我耳聞已久,不過這回還是初體驗,所以一大早就懷著興奮心情出門。尷尬的是,到了現場之後,我卻對著櫃檯小姐支支吾吾半天,理由是日文班同好都有個「源氏名」*,叫慣後早把本名忘得一乾二淨,連要取位都不知該以何為憑據。不過從稍後抵達的Hikaru桑同樣瞠目結舌的反應看來,我並不是唯一不知飯友底細*就來赴約的莽士。

雖然有這小小插曲,但倒無損餐敘品質,回顧這天的高記午餐,我以為有兩點最令我難忘:

第一當然是桌上的各式餐食;其中又以軟糯而不泥爛,入口後甘香四溢的蘿蔔糕最得我心,要是能打包個兩打回東京儲糧,那就算吃掉的蘿蔔通通報應在小腿上,我也心甘情願。

第二則是餐廳小弟迅雷不及掩耳的添茶身手,常常我一杯才沾唇而過,一轉頭他壺嘴又對準了杯口,殷勤程度無話可說,讓我幾度懷疑是不是得效法岩手わんこそば的食客,吞茶飲水之餘還得和他比身手,搶先覆杯才能結束這場永無止盡的灌茶賽。而加茶加得太勤的下場,就是我那天逛遍沿途一堆廁所。

久違的日文飯團宴,最後在岔題岔很大的迷群話題中落幕。帶著微鼓的肚皮離開永康街,我衷心期待下次與飯友們的再相見。

[1] 然後分別因為忘記校友證號和借閱密碼無功而返XDDD
[2] 江戶遊女好取花名替代本名,曰「源氏名」,緣由流變見。這裡是濫用。
[3] 但Ayano我發誓我不會再忘記你姓李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