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 2009

熊貓觀點


唔...站掉了


煙斗這回的台灣行程中,有三大關注重點:

第一,垃圾車。

東京的垃圾車通常無聲無息也罕有異氣,唯一發出的聲響大概只有倒車時的逼逼音。此外,在東京也不時興逐車拋物,垃圾車總是靜悄悄地來到定點,又靜悄悄地搬走所有棄物,像是隱了形的騎士,支撐都城生活但與居民之間幾近毫無交集。

相較之下,台灣因為垃圾不落地促成的群聚和逐車文化,看在煙斗眼裡就成了一項奇特的風景。垃圾車吸引他注意的理由有二,其一是定時作響,聲音大得嚇人的樂曲,其二是樂聲一起,周邊親友立刻拎起塑袋衝鋒陷陣的反應。於是他不但每聞車鳴便要轉頭多望兩眼,更動輒對黃車後男女老少著短褲拖鞋奔走拋擲的姿態讚嘆不已,最後甚至還分辨出南北車鈴之別。離台前晚,窗外垃圾車響,煙斗端眉正色,眼神裡滿是敬意地說,這眾人追逐的垃圾車,不折不扣是「台湾の人気者だ」(台灣人氣王)!

第二,鐵道便當。

回程從嘉義北上,我們捨高鐵乘台鐵出發。多年未立嘉義月台,這回看著月台邊大包小包準備收假的大學生,我想起了近十年前自己的模樣。但迥異於我的舊日感傷,身旁的煙斗倒是難掩喜色,原因當然是衝著車過台中後登場的鐵道便當。

有別於視覺系的日式便當,用色不脫棕白、擺盤沒有定位的台鐵便當,之所以能擄獲冷飯國國民的青睞,憑的除了一個「燙」字,菜菜入味更是關鍵。雖然我實在很難理解明明才剛嗑掉一又三分之一個饅頭夾蛋的煙斗,為何能在短時間內又迅速發出飢餓訊號,但看在他一掀便當蓋眼神就射出星輝還由衷讚嘆「豪華だ、この弁当。」的份上,我只好勉強寬容他一來台就失控的飲食慾望。

第三,盧廣仲。 聽音樂是煙斗(自稱)學習中文的方式之一,每回來台則是他補給教材的重要時刻。繼過去幾回陸續採購賀年音樂奧運合唱曲之後,煙斗這回相中的新對象是盧廣仲。自從在MTV台聽完他的「大岩壁」後,煙斗就對此公萌生濃厚興趣,遺憾的是我除了在張布丁的MSN上看他笑說剪了一顆很盧廣仲的頭外不知此人背景,自然也無法為煙斗解惑。

求人不如求己,煙斗後來放棄以我作為資訊關口,改為殺入唱片行購下此公CD。看見煙斗如此關心我國流行樂壇發展,滿手(為了省錢特地回台採購)日本CD的我汗顏不已,只能化羞愧為鼓勵,期許他早日練成大岩壁並歌以娛妻。

這篇日記獻給獨自返日的煙斗,希望它可以證明,我在大行偽單身假期之餘也沒有一刻忘記領袖教誨,熊貓精神,常在我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