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 2009

408

上個星期天是我引頸期盼已久的日子,因為半年一度的408會選在這天登場。

妖婦聚會向來有幾大暗矩,其一是聚餐必食麻辣鍋,其二是出席時妝不可不濃重。遺憾的是,這回受到瘟疫蔓延影響,口水交融的麻辣鍋臨時喊卡,濃妝法會也因半數成員周末還有「勤務」在身而大打折扣,這讓下足手勁滿眼亮粉的陳凱倫都忍不住發出怒吼,甚至不惜嗆出下回要素顏登場以示報復的狠話*。

除此之外,「遲到」也是妖婦會必然登場的戲碼。根據我個人不負責統計發現,遲到時間長短通常與當事人-餐廳間的物理距離呈反比;住居越近者到場時間越晚,這就是為什麼琳達老師現身時,巨乳金和我正好完食甜點準備付帳。

然而妖婦們畢竟是妖婦,妝不夠嗆、餐點不夠辣、遲到遲很大都無妨,反正那些失去的勁道,只要妖婦們一開口便能補上。離校四年有餘,除了我這隻米蟲蛋頭研究生依舊毫無長進,餘下眾姝與雙郎個個都已脫胎換骨兩三回。昔日的文藝少男少女先是進化成尖筆記者與辣腕行企,接著有人棄筆從戎轉業情蒐、有人投奔公職、有人轉就外媒,也有人重新找著人生目標,打算重歸校園取第二碩士學位。

只是不管頭銜職稱怎麼演變,妖婦們的口頭關心重點依然不脫事業、情愛與他人八卦三件。循此經緯統整此次聚會內容,我以為約可歸納出如下重點:

第一,每間辦公室裡都鎮著一枚岳不群。

與會者中有人懼上司兇殘,有人怨老闆儘找瑣事刁鑽,有人受不了頭兒舌燦蓮花,苦力卻全推往小婢…只是不管怒意頭緒何在,「太陽下去明早依舊爬上來,我的GY上司去了隔日還是照樣來」卻是一致心聲。身為一隻美其名為SOHO,其實根本就是間歇零工的米蟲,職場話題無我置喙空間。但我聽著妖婦們的抱怨,同情之餘不免也有幾分欽羨,羨慕的理由不是因為我是ド・M,而是GY上司的存在雖然令人厭惡,起碼還有個靶心功能(而且定期給發薪水),單是這點還是好過孤身自負盈虧。

每間辦公室裡都鎮著一枚岳不群,而這江湖恩怨將如何演繹,唔…我期待下回再見。

第二,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令狐沖。

情愛大概是青年男女聚會時永遠不會缺席的主題,妖婦聚會尤其如此。幾年下來,人人身上都帶了一點風霜、多了一些算計、換了一些想法,婚嫁志願與非婚志願者間也愈來愈涇渭分明。婚嫁志願者有盼婚理由,非婚志願者有拒婚考量,然而說到底,差異也許僅卡在對承諾與自由拉扯的見解之上。

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令狐沖,時欲有伴、時欲獨遊,然而掙扎之間,渴愛心思倒是共通。

至於他人八卦這點,這回妖婦們表現平平,明明個個都有桃谷六仙的閒話能力,這回卻因攻擊GY上司耗去太多能量,挪不出多餘心力關注名人或偽名人的隱私,讓滿懷期待要來補給各方情報的本人最後只抱走一堆花媽八卦。而如果要我票選本日名句,巨乳金一臉不耐地道出,「今天我要早走,等下我得去桃園接達◎喇嘛」大概堪稱經典之王。

這頓本來號稱要接力到消夜時間的妖婦會,因為金光鵝回家普渡、小蓋趕赴他約,巨乳金又領旨去恭迎法王不得不提早落幕。而為聚會畫上句點的儀式不是其他,正是一邊說著「好丟臉」,一邊無視旁人驚目,大剌剌蹲下拍攝的假菸照。

回家整理歷來相片,做出了一張菸照九宮格,每一格的背後都是一次盛會,都有許多許多的歡笑絮語夾雜其中。每間辦公室裡或許都有一個岳不群,每個人的心裡或者都住了一個令狐沖,但可不是所有人的研究生活都能交上這麼一大群摯友。

「還好有408!」*

金光鵝這麼說。而這,也是我最真切的心聲。




[1]凱倫姐,抱歉我無法跟進。
[2]下文是「如果碩一就有408,我們可能連研方都不會過」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