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8, 2009

暴食終日


雞肉飯!!

煙斗六天五夜的台灣行到昨天中午正式落幕。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漸長,對回憶的倚重漸勝創意使然,近幾回返台,我們開發新菜色的意願日趨低迷,心口老是掛念著固定的那幾「味」。所以一到台北放好行李,立刻揮汗直奔「度小月」,並在外頭轟轟暴雨的伴奏裡,以辛氣微透的擔仔麵、酥脆燙口的香蚵酥,揭開南國暴食旅程的序幕。

回到嘉義的必訪重點則不脫那幾處:要吃道地香潤的雞肉飯,「郭家」是永遠的選擇,最好還能來盤糯米腸淋醬油膏,湯以下水或粿仔尤佳。欲食味醇肉軟的鴨肉麵,「東門鴨肉麵」則是上選;該店好在麵裡不擱閒雜肉菜擾亂味覺,淋一匙紅醬、灑點辣椒粉,已足開胃。嫌肉飯太油?那試試滿裹菜蔬的「黑松春餅」,花生粉和微糖是裏頭的隱寶味,再佐以小杯裝的柴魚湯,清爽正適南國夏夜。

至於甜點則別無他選,來嘉義不吃阿娥豆花不配言到過嘉義。他店豆花都是糖水襯豆花,阿娥店裡淋的可是貨真價實的豆漿,漿、水之間的千里之隔,只有親「舌」嚐過才能領略,惟代價是從此外遊他處食甜品,總得費盡氣力才能壓抑掀桌斥罵「你這不過就普通糖水嘛」的衝動。

吃完嘉義美食,帶煙斗一遊日月潭。餐前小點心是據稱月收六十萬的阿嬤賣的香菇茶葉蛋,午餐桌上則有船長狂吹猛打,號稱食一口可窺江山的「總統魚」相伴。面對這條名聲響亮的大頭魚,煙斗不怎麼賞面子,「不過就是一條普通的肥魚嘛!」短語雙關,讓我瞬間不知他評的是盤中飧,抑或是對民主政治的月旦。下山途經集集,香蕉冰成了餐後甜點,這冰嚐來不似霜淇淋,倒像雪酪多些,蕉味濃郁也算一絕。

星期二來到台北,鼎泰豐和KIKI則是必訪之處,因為若不來給小籠包灼滾舌尖、蒼蠅頭辣震味覺,煙斗這一趟台灣遊也就不能算是圓滿。除此之外,為避免重演上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灑200圓吃牛肉麵(服務生還會忘記放肉的)的悲劇,這回煙斗從啟程開始就不斷把「牛肉麵」三個字掛在嘴邊。遺憾的是我對牛肉麵沒有深入研究,離開台北又久,不識好店何在,上網匆匆找了評價不錯的店家就帶著煙斗直闖。而冒著烈日揮汗吃牛肉麵,煙斗的心得是麵湯OK,但牛肉煎餃皮扎實得過了頭,偏偏胃腸已瀕極限不容擴張,於是他只能一邊懷著憾意付帳,一邊將「水餃子のほうが美味しいかなぁ」的困惑留待下回造訪再解。

六天五夜的暴食之旅,讓煙斗好不容易見底的皮帶在離台前硬生生後退兩格,匿跡已久的凸肚也有重出江湖的氣勢。更悲哀的是這還禍延枕邊人,他前腳剛剛離境,我後腳即入便所,一洩雖然不至千里,但質量也十分驚人。台灣美食究竟有多麼動人?我夫婦暴食終日的行動應該已經做了最好的見證。

[1]暴食從這裡開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