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1, 2009

幸せの道


重溫舊照最震驚的是--甚麼紅毯道!?明明地上鋪的就是白地毯XDDD

入夏以後我轉開電視的頻率大減,理由無他,這一季吸引我的日劇實在稀罕到了極點。一開始就沒興趣的當然不用多提,有些原本還抱著幾分希望,看到後來也多是失望收場。對此我只能自我安慰,這一切都是老天要我專心做工、回台不能收視也不必有憾的安排。只是日劇雖然不妙,這陣子倒是有不少電視廣告令人眼睛一亮,譬如這部「幸せの道:父と娘の絆」,就是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作品。

「幸せの道:父と娘の絆」是保險公司第一生命推出的新廣告。廣告主題非常簡單,說的是婚嫁前夕的父女心境,還有婚禮當天女挽父臂步上紅毯,邊走邊憶想童年的場景。整篇廣告裡沒有浮誇的動作,也無多餘的台詞,更不見大牌藝人坐鎮,鏡頭前的父親臉龐甚至稍嫌僵硬,但這廣告卻很有攫人(=我)注意的魅力;凡在螢幕遇見此篇,我飛快迴旋的遙控手必定乖乖暫停。

這廣告吸引我的理由有二:第一是背景音樂中沉穩動人的女聲。雖然她也不過只是輕哼兩句「この道」(這條路),但歌調已經足夠刻入腦海。求教google大神後才知,原來此歌是知名童謠,哼唱者則是有副好嗓的手嶌葵,無怪乎此曲一出便教人魂牽夢縈。

第二個理由,我想大概和那條紅毯道有關。父女共步紅毯,父親託女於婿這個舉動,丟入性別研究裡也許會有許多問題可議,不過我對深究這些問題沒有興趣,那條紅毯道提醒我的,是三年前我爸和我通力完成的「あの道」(那條路)。

我不知道其他父親聽聞女兒婚事後都會做出哪些反應,我只知道我爸自從確定我要和番(並且克服爺爺抗日教育留給他的心理障礙),圓眼中就射出兩道精光,三不五時便把「我要牽你走紅毯!」掛在嘴上。雖然我當時有點困惑,我爸到底是從甚麼管道得知日式婚禮愛搞紅毯道這套,不過老爸心願不可逆,再加上根據婚禮式場的估價顯示,教會式婚禮比神前式划算,所以幾經討論,終於確定我爸宿願得償。

然而作夢簡單,圓夢可不是這麼容易的過程。為了籌備婚禮,煙斗和我得定期上式場報到,婚禮前一周還得去現場rehearsal。結果婚禮還沒登場,新人已經累昏,所以我當時才會戲稱婚禮根本就是勞動,我倆則是披著租借華服的下級勞工,每天最大的心願就是趕快交差完工。

但對免於冗長準備過程的龐老爹而言,可全不是這麼回事。他每天唯一的任務就是幻想紅毯場景並為期待加溫,所以婚禮前晚趕著最後排練時,奔走一天的我已經累得腳軟,龐老爹卻步步亢奮,一下三步併作兩步,一下跳個小步像舞華爾滋,每個動作都看得出他喜不自勝,但每個動作都會為他招來不肖新娘的怒吼。也或許就是因為太拘泥於流程和儀式,到了真正踏上紅毯的那一刻,我滿腦子想的都是現在該踏哪隻腳、什麼時候要向新郎鞠躬,根本挪不出半點餘裕追想過去,更遑論如廣告中的新娘一樣適時感性言謝。而我雖然沒細看老爸表情,但據錄影存證顯示,他當時明顯陶醉於圓夢的喜悅,表情中絲毫無感傷可言*。

儘管老爸和我的紅毯道一點都不像廣告那樣意境深遠,認真說起來也許喜劇成份還多了一些,但這廣告的出現卻敲醒了我塵封多年的記憶──那是幼稚園辦親子運動會時,(當年還是瘦子的)老爸和我合作滾球競賽的畫面。猛然復甦的昨日讓我驚覺,原來就像影片裡的父與女,紅毯道其實也不是我爸和我第一次合作的徑路;原來在許多許多年以前,我們就曾經這樣並肩齊行。

大概就是因為每對父女都曾經有過「あの道」,所以廣告中的「この道」和那聲謝語,才會明明說得那麼輕,落在心上卻這麼沉、這麼催淚。

[1]廣告見「第一生命 幸せの道:父と娘の絆
[2]紅毯回憶見[終於]、[婚禮]
[3]「この道」沒有手嶌葵版,但有[大貫妙子版],歌詞如下:

「この道」 北原白秋作詞・山田耕筰作曲

この道はいつか来た道
ああ そうだよ
あかしやの花が咲いてる

あの丘はいつか見た丘
ああ そうだよ
ほら 白い時計台だよ

この道はいつか来た道
ああ そうだよ
お母さまと馬車で行ったよ

あの雲もいつか見た雲
ああ そうだよ
山査子の枝も垂(た)れてる

雷秋有錯不負責翻譯

這條路是曾經走過的路
是啊 金合歡的小花開滿枝頭

那座山丘是曾經見過的山丘
是啊 白色的鐘塔靜立眼前

這條路是曾經走過的路
是啊 我和母親同乘馬車行過

那片雲朵是曾經見過的雲朵
是啊 山楂子的枝條輕輕垂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