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4, 2009

煙斗的浴衣


熊貓吟詩不忘讚妻XDDD


為了表示對我們舉辦「緊急企劃之煙火不落外人宅:煙斗家三代同歡晚會」的感謝,煙斗阿嬤日前宣布,她要買一件新的浴衣送給煙斗作為謝禮。雖然我聞言之後有點困惑,明明執行打掃搬扛的粗工都是我,何以代表受賞的會是一早就卸責落跑的熊貓?但阿嬤疼孫乃是舉世不變的道理,識時務者為俊傑,聞言後鼓掌叩謝皇恩才是王道。

上周接獲煙斗媽告知浴衣入荷消息後,煙斗和我趁著星期天返回千葉領獎。

一進煙斗家,煙斗媽難掩興奮地領著我們直奔和室,兩件夏用浴衣高高懸掛於牆。墨黑底色扣著淺米圓點的是阿嬤疼孫的證據,紺青色鑲滿綠黃蝴蝶紋的則是煙斗媽的青春回憶,如今則將轉入長男媳婦手裏。然而相較於煙斗媽的滿面喜色,熊貓倒是出奇冷靜,只見他隨便喔喔兩聲,下一步就忙著到廚房找點心,留我一人賣力對著兩件浴衣嘖嘖稱奇,不時還要添加誇張的表情動作,深恐感謝之情不夠溢於言表,心底響起的則是「哩雞假胖達,但ㄟ哩丟災係溜」的回音。

還好阿嬤不是省油的燈,她雖然人已回到福島,卻沒忘記交代煙斗媽拍下我們兩人浴衣Cosplay的證據。肩負要務的煙斗媽三催四請,茶足飯飽的熊貓終於同意起身更衣。美其名是「更衣」,但在整個著裝過程中,除了脫衣不假他人之手外,另如整裝、束帶,無一不是交由煙斗媽打理。煙斗和我除了互扮對方的活動腳架,不時驚呼兩聲「喔~」、「すご~い」之外,幾近無行為能力。

在煙斗媽滿頭大汗的張羅之下,我和煙斗依序變裝完成。雖說我一開始瞥見畫滿蝴蝶紋的浴衣時,心裡已經悄悄閃過一個「驚」字,但著裝後攬鏡自照,那「驚」字又硬是被放大幾分。而要不是長輩在旁不敢造次,我換裝後還真有股衝動想拉下半邊領口露出右肩,然後對煙斗嗆一句「私のことを姉貴と呼んでいい」(你可以叫我大姊大)。

有別於我的極道裝扮,煙斗的浴衣走的是溫文風格;墨衣如夜、圓點似星,泛著銀光的灰格帶則是橫空銀河,夏夜光影盡集其身,我看得簡直都要傻了,不住口地對熊貓讚嘆,「你真是生錯時代」。

其實東京的花火大會和夏日祭典從來不乏浴衣男兒,但相較於浴衣對女生的加分效果,多數的浴衣男孩都只會讓我連想到「混混」。過去一直不明白道理何在,這日拜見了煙斗的浴衣姿後,我終於領悟箇中奧妙──假如豐胸翹臀是拱起比基尼的秘密武器,那麼寬身圓腹就是支撐男用浴衣的關鍵,而這兩項要素,熊貓恰恰齊備。

面對我毫不吝惜的讚嘆與快門,原本對浴衣興趣缺缺的煙斗靦腆微笑反問「そう?」(是嗎?),然後一邊遞上手中相機,「じゃ、これも撮って」(那這個也幫我拍一下),一邊不忘低聲宣稱,晚上回家要立刻用靓照更換自己的網路寫真。

儘管煙斗最後以「沒地方放」和「不會穿」為由,婉拒了煙斗媽吩咐我們把浴衣帶回家保存的建議,不過這一天拍下的幾十張熊貓和衣照,也已夠令我留下深刻回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