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 2009

來我家吧!



昨天是吾厝出道以來第四次轟趴登場日,這次邀請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平日和我狼狽為奸的器官團隊,迎賓料理則是前前前前篇日記已經洩出端倪的「お好み焼き」。

為了迎接器官們的到來,我不但從前天就開始打掃家內,周五早上還一個人完成拉桌、搬椅、扛鐵板三部曲,同時不忘下刀處死事先備妥的高麗菜。而和過去幾回不同的是,由於器官團隊內藏兩名假有機客,為能滿足他們對蔬菜的異常熱愛,我破天荒在お好み焼き裡扔入胡蘿蔔絲,和廣島人傳授的紫蘇葉並列這回派對的兩大「隠れ味」(秘味)。

十一點四十五分,器官們全員到位,在吱吱作響的鐵板伴奏下,長達七個小時的器官期末聯歡午餐會揭開序幕。這日的器官高峰會有三個重點:

第一, 器官們發揮間諜特性檢視吾厝結構。

老實說,器官團隊大概是目前造訪我家的賓客中最不負「參觀」之名的隊伍,因為她們不但逛過所有公開區域,就連臥房、煙斗的衣帽間和冰箱都不放過。而我家遲遲未裝門牌的行動,以及樓下太太的都市傳說,也在這天之後正式成為說嘴大梗。不過,這些如果比起黃腎在踏進公寓三十秒就說出「甚麼?『這種地方』的2X樓也要開價億元?」,揮別時又補了「這麼偏僻的地方…」兩句足以與515戶為敵的大膽發言,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第二, 器官們發揮ゼミ精神力論學界奇人異士。

雖說器官團隊投身赤門都已有了相當年月,但此處多如群蟑的奇人異士,以及他們無法以常人邏輯理解的行動,至今仍常常令我們困惑。譬如說,我們都無法理解公主病患者為何讀不出空氣流動,也始終無法明白(自稱)正義使者那種「公理永遠站在我這邊」的自信從何而來。還有我們也都想不通,為什麼年屆耳順的阿伯可以出寫真集,而且出了還有人掏錢搶購?然而或許正是因為有這太多無解的為甚麼,我們四人合著的赤門百鬼夜行傳,頁數才得以越積越厚。

第三, 器官們賭上民族自尊改造黃腎。

就在器官們和樂融融的嗑光お好み焼き和もんじゃ焼き之後,大腸踢爆的最新八卦瞬間點燃肛門和我的熊熊怒火。為了洗刷黃腎在韓人心中的刻板印象並且挽回民族自尊,我們二話不說拱著黃腎直奔北千住,先衝0101,再攻Lumine,其間還不忘你一言我一語,鞭子蘿蔔雙管齊下,一切努力就是為了阻止黃腎灑錢後只讓魔鏡欣賞她的變裝秀。

除了敲起邊鼓不遺餘力的三枚器官之外,這場黃腎變裝秀的成功還得感謝PAUL & JOE的彩妝小姐。她不但順從地接手料理黃腎,還在我們拋開友誼卯足勁各自補妝的同時,細心地讓黃腎瞬間變身洋娃娃肌。眼看黃腎在短短十分鐘內就亮了兩個色號,雙頰泛出甜蜜粉光,器官們讚嘆之餘,也不能不在心底暗自警惕,「粉底哪後,人生係彩色ㄟ;粉底哪不後,人生係黑白ㄟ」。

七點半,揮別大腸、肛門與腎,器官會暨「來我家吧」之吾厝第四次轟趴,正式落幕。

[1]去年器官會吃的也是お好み焼き,不過是[月島小哥的花式顏射版]。還有對照彼時今日,我實在忍不住要說:「黃腎你當時真該去跟小哥要電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