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0, 2009

立讀霸王書

今天足足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熱得教人昏頭。早上我勉強讀完期刊稿,午飯後想再戰理論已經力不從心,即使風扇轉個沒完,但連坐著都覺得背要起火。後來實在撐不住了,跳上腳踏車直奔車站,目標只有一個──Lumine 8樓的First Book。

這座不久前才進駐的書店是我最新開發的立讀霸王書據點,此地受我青睞的理由有數:第一,書藏豐多、分類整齊;第二,窗明几淨,燈光的亮度與色澤正好,既不照得人臉色發青,也不暈黃得像誤闖小酒吧;第三,大方,比起某些動輒就把書籍雜誌五花大綁的店家,First Book攤開整排供看的作法,才像是家大書店該有的氣魄*。

這天下午我在First Book讀下的書籍有二,一是湊かなえ的小說《告白》,二是據說近來深獲媒體好評的漫畫《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日本人不知道的日語)。

告白》是榮獲書店大賞的作品,我不清楚它深獲各家書店好評的理由何在,但我很確定這書有股魅力可以抓緊讀者的脈息,讓人一翻開就隨其節奏起舞,無法輕易脫離,儘管上頭乘載的內容其實從頭到尾都不令人開心。

告白》係採多人敘事的方式進行,受害者、加害者、遺眷與旁觀者的論點逐一闢展,每一章都有一個秘密悄然揭開。遺憾的是,映入眼簾的事實增加,換來的不是釋疑的暢快。相反地,讀的越多,我心底的問號越深刻: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界線,究竟何在?

閱畢此書之後,我最大的心得有三:第一,我以為這本書會讓人對這個國家的教育體制完全失去信心。儘管以青少年為主角的犯罪事件早已是推理小說的主流,但連老師都下來一起攪和,叫人很難不邊讀邊全身發抖。第二,這本書也讓我驚覺到原來マザコン(戀母情結)不容小覷。此書中的幾個犯罪事件環環緊扣,每一個死亡的背後都藏著一個母親的影子,不管那是溺愛的母親、孤獨的母親,還是卸責的母親,母愛的盾牌之下包裹著恨意如棘。只是過與不及的代價竟然如此慘痛,恐怕連伊底帕斯見了都要不住嘆息。第三,假如全日本的青少年都能如書中主角那樣熟習物理化學電機,那麼那些鎮日憂慮「理科離れ」的學者應該可以鬆一口氣,只不過他們接著得煩惱的,恐怕是自身性命。

如果要我圈選《告白》裡最精彩的片段,那無庸置疑將由第一章末尾與全書最後三段奪冠。前面甩了你一個巴掌,最後再補上一個,別說少年渡邊傻眼,就連站在書外的我都不能倖免於外。《告白》的終點不是句號,而是一個讓人只能在心底「!!!」的問號。

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則是一本娛樂效果極佳的漫畫。特別是曾經就讀別科或語言學校的人,面對這些內容一定倍感親切,因為那根本就是我們過去(或現在依然)的寫照。

譬如硬把「わかりました」講成「かしこまりました」,還自以為這樣會特別有禮貌的橋段,就讓我想起了3F的脫線ティモン。而發音時長短清濁不分的毛病,煙斗看了一定會毫不猶豫把食指對準我*。也正因為這書裡泰半的內容都讓我想起別科時的場景,再加上書中主角們犯下的用詞、敬語、文法錯誤樣樣都很熟悉,所以我一邊捧書科科笑之餘,一邊也忍不住在心底懷疑,這書會不會根本就是村田老師集結我班糗事的化名之作*?

在《告白》裡全身顫慄,對著《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笑痛肚皮;立讀霸王書,大概就是我今年夏天的抗暑之計。

[1]雖然這只會招來無恥立讀霸王書的米蟲如我
[2]會亂學動漫畫說話這點我也適用,例如本書出現的原山口地區方言「~であります」,就是我沉迷KERORO時每天必說的台詞。還有作者稱美化語是古代的ギャル用語這說法也很逗趣。
[3]應該不是,見原作者BLOG
[4]圖片出處如下:湊かなえ(2008):『告白』双葉社蛇蔵&海野凪子(2009):『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メディアファクトリ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