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2, 2009

(無關)日食


這不是被吃掉的太陽,是Keroro的阿福羅頭XDDD

日本媒體炒作了將近大半個月的日食終於在今天登場,遺憾的是東京從昨天開始就陰雨纏身,別提甚麼偏食、全食了,抬頭上望,根本連太陽都不知去向。

相較於昨天開始就對著陰雨嘆息不斷的煙斗,我自認成功免疫於這場席捲東瀛的日食風潮。可理由倒不是我冷眼看穿流行假象或識破媒體商家大發日食財的陰謀,純粹只是因為連日熬夜趕論文,整個人已經進入恍惚狀態,無能再分氣力顧及太陽死活。事實上,如果這幾天世上真的有甚麼遭到蝕破,我想犧牲的應該是吾腦,而非阿波羅。

不過我的冷感可澆不熄日本媒體熊熊燃燒的熱情。這點單從日食登場前,我已經被迫收看「ダイヤモンドリング」不下百回,對庵美大島上諸如日食拉麵、日食酒、日食T恤等等日食周邊如數家珍,還深諳哪家雜誌附送的日食觀測眼鏡品質不良、該至何處退換,甚至掌握澤尻女王的觀日行程…等等資訊即可為證。

媒體的強迫轟炸固然驚人,但一股風潮之所以成形,民眾的行動力量也不容小覷;這回,A君和煙斗的阿姨就以親身行動讓我見識到了日食的魔力。

出身庵美大島的A君是隔壁研究室的學生,由於留學在即,這陣子他瘋狂奔走於搬家、工作交接與出國手續之間。明明已經忙得焦頭爛額,A君前陣子卻宣稱,「七月底我要回老家一趟」。

回家沒甚麼了不起,但東京到庵美大島的路程可不比千葉或埼玉。所以一聞此言,我腦中首先浮現的是一個少男手中提滿東京芭那那,背上揹著超大包袱,一邊在田中小路奔跑,一邊大喊「お母~さん」,A君的阿母則會從玉米田中探出頭含淚笑曰「乖囝仔,哩鄧來嘍?」的場面。感動之餘正想出言讚美,A君卻笑嘻嘻的接口,「我要回島上看日全食!」至於撫養他多年的老母家族則完全沒在話題中出現過。一句話不但推翻我幫他編纂的二十四孝番外編,也證明母愛三春暉的力量打不過日食的魔魅。

不過再怎麼說,A君回的畢竟是自家大島,日食之旅行來名正言順。相較之下,煙斗阿姨千里迢迢從橫濱搭船出港,還在海上漂泊兩日只為欣賞日食的行動,可就讓我驚訝到無言以對。

面對我的瞠目結舌,見怪不怪的煙斗倒是非常冷靜,他先是來了一句「這十年來的日食阿姨一次也沒錯過」,接著開始逐一條列阿姨為日食全球走透透的足跡。「她現在大概只差沒去南極看過日食吧!」煙斗做出如上結語。對此,我只歸納出一個心得──「原來阿姨這麼討厭太陽」。同時我也決定,下回阿姨生日時,也許該把天狗商品納入送禮考量。

而不管是親見也好,隔著螢幕觀望也罷,雖然我仍然沒有搞清日食魅力,但這天的日頭,倒已經悄悄落下*。

[1]其實根本也沒出來過......
[2]去年之所以有免費的狂言可看,也是沾到日食的好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