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7, 2009

ガブリエル・シャネル香奈兒傳奇




頂著32度的炎炎高溫,三缺一的器官組殺入新橋演舞場看戲。這是我第二次踏入新橋演舞場*,不過這回看的不是文言文語的歌舞伎,前寶塚女王大地真央和今井翼合演的「ガブリエル・シャネル 香奈兒傳奇」,才是我們這日遠征的目的*。

這次之所以會臨時起意觀劇,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已經看過一回的肛門上周賣力在教室中宣傳此劇,雖說她的宣傳重點應該是今井翼,但劇場內寶塚迷的各種表現卻激起了我的好奇,基於「研究需要」*的考量,觀劇這兩個大字便烙上了我這周的行事曆。第二,票價廉宜是另一個成行關鍵。兩千五日幣觀場劇我覺得物超所值,儘管只能換得演舞場的三樓斜角,不過反正黃腎和我純粹是來湊熱鬧,只要故事有趣、音樂動聽、演技撼人,看不清主角臉上的毛細孔又何妨?所以,周四下午,我們就走進了演舞場的大廳。

雖說事前肛門已經幫我們做過充分的心理建設,但當親睹演舞場紀念品展攤挪出了好大一塊空間專門擺設大地真央的紀念品,還有場內大概有十分之九都是衝著她來的中高齡婦女時,我當下還是感受到了深刻的文化衝擊。還有我也總算可以明白,何以肛門會再三強調,即使偶像近在咫尺,但在寶塚迷的團團包圍之下,她連揮手都不敢放肆。

撇開場內的迷群反應不提,這部(音樂其實不多的)音樂劇內容還算精彩有趣,劇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特點有數:

第一,女王不虧是女王。

大地真央的名號一直都很響亮,但老實說,除了Mr.Brain之外,我根本沒看過她其他作品,對她最鮮明的印象只有她寵物貓睡的床一張要價十萬這件事。這回有幸看她粉墨登場,還一路從十代幼童演到老女,我算是真正開了眼界。

電視電影扮小扮老可以動用特效或化妝,但舞台劇全憑演員個人實力,而年過半百的大地真央光憑聲音、姿態、動作,竟然能讓人如見稚齡少女奔跑舞台,這讓我不得不打從心底讚嘆,女王之名得來果然不虛。還有,大地真央謝幕時能讓大半場的觀眾都有彷彿和她對眼的錯覺,這功夫只怕也不是尋常人做得來。傳說中的寶塚TOP,果然是硬底子。

第二,今井翼的聲音極富魅力。

雖然直到入場前一刻,黃腎和我都還忙著譏笑場刊上的亞瑟造型很有中東或印度風情,不過劇幕揭開,今井翼發聲的那個瞬間,我承認我有一點點驚艷的感覺。大概是我太久沒有認真聽過今井翼唱歌談笑,對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Jr.時期的少男音,但昨天他開口說唱,傳出的聲音極為動人;其聲沉厚而不低啞,穩重但不乾澀,是標準的魅力男聲。這聲音如果拿去主持深夜廣播,不知道有多少少女和婦女從此要患上失眠症。而儘管肛門一直無法認同我的提議,但我還是要說,如果今井翼頂著這聲音去劇團四季掛牌開唱,我應該會自費購好位入場。

第三,日本藝人真是個個多功能又所向無敵。

日本藝能界對演員、歌手、劇場演員、偶像的類目區分十分細密,但這些類別卻不代表他們就只能專精於特定領域,去年為了蒐集年鑑資料狂跑圖書館時,我已經為了多數日本演員都曾出過專輯這事震驚過一次,昨天觀劇之後,這個印象又再度被強化幾分。出身寶塚的大地真央演得好音樂劇或許不算稀奇,但偶像也演得好、歌手*也演得好,就連篤姬裏的慶喜公*都能唱上一段,這點就太過份了一些。對此,我只能說,要論多功能、全方位,日本的藝能人真不比他們的電器用品遜色。

ガブリエル・シャネル」說的是香奈兒傳奇,但走出劇場時,我卻深深覺得,在新橋的這一個下午,我看到的,是日本藝能界的傳奇。

[1]第一次是為了市川海老藏:[歌舞伎初體驗 I:新橋演舞場 ][歌舞伎初體驗 II:雷神不動北山櫻
[2]其實我一直到東銀座車站看到海報後才知道今天要看甚麼戲。
[3]研究研究,雷秋胖多少罪惡假汝之名為之。
[4]James小野田,米米俱樂部裏那個造型特殊的阿肥。
[5]平岳大。聽說他改行演戲前是超級精英(煙斗,2009)。我懷疑煙斗是他的放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