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4, 2009

東京タワー


東京的第二座鐵塔「Skytree」預計將於2012年完工。屆時紅塔獨領風騷的景色將會走入歷史,雙塔競豔則將取而代之成為首都新夜。然而在此之前,至少還有三年的時間,東京鐵塔可以穩穩佔據它在這座城市裏唯一與第一的地位,一如它在無數旅人心中、眼底,以及記憶深處銘刻的印象。

現實裏的東京鐵塔不動如山,它在我心中的位置卻曾經經歷過幾回轉折。

遷日前一年的夏天,因為受邀晚宴來到鐵塔附近,當日天氣佳好,美國俱樂部裡端出的紅酒,美味得讓我直到今天都還念念不忘。與會者中有熟友亦有初識客,二、三十代正是要起飛的年華,言談裏參滿歡聲,食飲間滲出笑意,那夜我過得極為滿足。而一出餐廳,東京鐵塔的光芒正面迎來,映得人人容顏有光,恰巧為那頓夏日晚餐打上了一個璀璨的句點。

後來想起那天晚上,我總會忍不住在心底慶幸,還好當夜東京天氣晴朗,我才有幸以如此貼近的距離,感受東京鐵塔逸散的溫柔暈光。

來日後的第一年待在慶應別科,鐵塔成為每日通學風景,然而夜魅之色卻逐漸遠離,我記得的只有一大清早望見的鐵塔。而且不知道是我沒睡醒還是它仍迷茫,總之那一年的鐵塔多半透著昏懶之氣。要是有誰問及我最痛恨的東京景色,那陣子我總是毫不猶豫地回答,「星期六早上八點的東京鐵塔」。

後來別科結束了,東京鐵塔和我的距離也逐漸拉遠。我慢慢忘了鐵塔的存在,也不記得究竟有多久不曾抬頭尋找過它。

上個星期五JPING聚餐,遠調大阪的S君攬下訂位重任,行前細心地給每個人發了張地圖。我按圖索驥來到集合地點*,對著眼前的景色驚愣失語。

還有甚麼可說?

仰首上望,頭上便是彩光奪目的東京鐵塔,有景如此,還有甚麼可說?

巧的是,今晚與會者恰巧是美國俱樂部那夜成員,再加上東京鐵塔作陪,多年前的記憶悄然復甦。景色如昔、成員依舊,只是時光流轉之間,還是有些事情一去不返。譬如當時人人關切Mac新款,現在則人手一支iPhone。又譬如五年前誰的手上也沒掛著承諾,然而這夜再聚,無名指的戒環已經成了最普遍的風景。就連當時看來離婚姻最遙遠的大男生,現在都三句不脫夫人,簡直成了個婚活傳教士。還有學生變成了社長,職員變成了官員,碩士生變成了博士生,博士生升格當了教員…東京鐵塔的艷芒依舊,塔腳下的人事變換卻像闖過一趟龍宮。

「東京タワーが見下ろすのは、どうしようもない。」*

Salyu歌裏的這句話,現在我終於可以明白。

真的,どうしようもない。

因為東京鐵塔和我們之間,相隔的並不只有333公尺的物理距離,還包括了那些變與不變、常與無常之間的遙遠。


[1]頭頂就是東京鐵塔的餐廳GARB Pintino。為了明年在這裡歡送黃腎與肛門,我決定現在開始存錢。
[2]Tower by Salyu:歌詞見[],PV見[]
[3]2004年版東京鐵塔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