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3, 2009

台場で会いましょう


夏日限定版:「包」戲蓮葉間

儘管Semi發表遺下的身心疲勞還未全面褪卻,但我賺錢的行動可不因此減緩。星期五一大早,轉車轉車再轉車之後,我又踏上了睽違近月的台場海濱。

這回零工招牌之所以能夠重新開張,都要感謝去年僅有一面之緣的Nikkie大德*引介*,大德惠我財布*之恩沒齒難忘,希望將來有機會銜環以報。

展場零工除了惠我財布之外,還是日記梗材的重要來源。這大半年來,本站之所以能常保運作而不荒廢,又不至淪於「恐怖圖書館」紀實,漂浮海上的工讀機會居功厥偉。

這回出席的展次是文具禮品展,展場中最值一提的特點有二:

第一,這是我頭一回完全沒在展場內遇到愛找翻譯工讀生當語言交換夥伴(或生命線、或穿得比較多的キャバクラ嬢、或海角七號之尋人免費)的怪阿伯。而光是不必兼任逛展阿伯們殺時間的人肉玩伴這點,就足以讓我神清氣爽心情好極。雖然說少了怪阿伯的點綴,日記也不免要跟著黯淡幾分,但我蒐集的奇人異士也夠多了,偶爾來點空檔絕對不是壞事。

第二,這也是我第一回見識到緞帶的神奇變化。大概是因為我天生手拙又不精配色,從小到大我都很佩服那些手巧心細的工藝達人。這回一進展攤,攤上色彩鮮妍、式樣繽紛的各色緞帶已經令我無比驚嘆,廠商巧手一捻,指間就跟著迸出一朵玫瑰的神技,更讓我不住稱奇。此外,更別提展櫃上那些個個華美的包裝成品,收禮時上頭若是鑲綴如此,誰還捨得拆啟?小小緞帶原來扣連著這等麗景,這可是我壓根也沒想過的秘密。

展場零工是對體力最嚴苛的考驗,連站一日下來,回家往往只會有種雙腿慘遭毆擊,眼睛乾得幾乎不能撐開的錯覺。然而展場零工也是最好的窺「世」與窺「市」機會,燈火通明的方型廣場、小格展攤,還有來商往客的言語鬥智裏,隱藏著一片書牆也無法窮盡的萬花奇境。

我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總是喚累,卻又總是滿心期待著次回的與會*。

[1]再次叩謝大德m(_ _)m
[2]財布:錢包
[3]當然財布的滋潤也是重要關鍵。
[4]標題名盜自此劇[九龍で会いましょ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