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2, 2009

東京遇見大肥魚



打從遷日開始,我就不斷向吾友肥魚招手,滿心企盼她有天可以造訪東京,讓我盡盡伴遊之誼。只是不招則已,一招四年過去,我婚不但結了還過了好幾個紀念日,肥魚卻因公事纏身始終無法成行。

幸好就在我幾乎要放棄與肥魚相遇在東瀛的念頭時,肥魚終於踏上了東京!

遺憾的是,肥魚這回是以孝女模式來訪,同行外掛肥魚媽和肥魚妹,再加上來日時間又軋上我的semi發表大地獄。在一個要提供家庭服務,一個得盡學生義務的前提下,我們這一年也沒幾回的左、右腦鵲橋相會,只得短短一頓午餐的時間。

星期四中午,結束了讓我一個月無法安眠、兩周熬夜、胃痛三天的發表之後,終於順利從教室逃脫。顧不得外頭炎炎溽暑,我一拿起包包就開始朝上野死命狂奔,十二點整抵達秋葉原,左右不見肥魚身影,先是擔心會不會是Email沒有準時寄達,接著又煩惱若是肥魚迷失在錯綜複雜的東京地鐵裡該如何找起。還好不久後響起的電話證明我的顧慮都是多餘,一衝下日比谷線車站,肥魚早已經氣定神閒地站在那裏。

為了讓肥魚和我有充分時間促膝談心,肥魚媽和肥魚妹非常客氣地婉拒了一起用餐的提議,而儘管我有一串清單想帶肥魚逐步品嚐,可惜肥魚這日肩負為公司同事採買電器的任務,為了蒐貨便利,我們只能就近約在秋葉原,至於那些無緣的美食名單,肥魚,我會把它保留到你下次來訪*。

短短兩個小時的相聚,談的依然都是熟悉的話題:肥魚有她沉重的職場壓力,我則不斷重複與論文拉鋸的緊張態勢。除此之外,所有即將而立的女子無法擺脫的困境,在我們身上當然也不會缺席。但大概就是有了這些現實的苦惱,反而讓我更珍惜和肥魚(好啦還有涂胖)並肩的時刻,因為只有在這瞬間裡,十代時的青春回憶才會翩飛如蝶,在腦海中晶閃鮮明。

和肥魚說了聲八月再見,我從日暮里轉車回家。一到家,為了準備發表耗費的精神體力瞬間化作疲勞湧上,瘋狂睡了一覺,醒來後想起肥魚媽的疑惑,忍不住有點惆悵。我不後悔遠嫁異鄉,也不後悔飄洋過海,然而如果真的曾有甚麼令我牽掛,大概就是沒辦法把家人死黨通通打包帶來這個遺憾。當然不能,因為我們各有各的路、各有各的城,各有各的歸屬。

成長的第一課是離群單行,如是我們才領悟相聚與思念的意義。

這是我第一次在東京和肥魚相見,我會耐心等待第二次、第三次…∞。

[1]涂胖歡迎一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