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1, 2009

多磨


半自動化的改札也是一種特色


上個星期天,我的東京腳印又多踏上了一個新領域──多磨(たま)。

多磨位於東京西側,距離極東北的我家相隔一個小時以上的車程,而且還不是一路順風直達,中間至少得更換過三趟車。這麼複雜的前進方式光聽就令人生畏,如果不是衝著這是例行公事,我想打死我我也不會願意犧牲一個星期天,千里迢迢西行只為去誦(一篇名為學術的)經。

十點半從家中出發,來到東京西側已是一個小時後的事。車過中野之後,四周景色慢慢生變,先是車站旁的行路漸趨彎狹,接著就是大片的獨棟家屋取代高樓公寓,東京都心與東半側那種無處不是的擁擠喧鬧,到了這裡瞬時啞聲。

前往多磨前得先在武藏境換車,武藏境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陌生的區域,不過因為車站周邊還算熱鬧,行人往來堪稱密集,站旁甚至還有幾間動人的西點店,所以儘管此地的繁榮樣式已與都心略異,但還不至於讓人心生衝擊。

但「多磨」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話說出發前,我還特地用Yahoo!查詢周邊的用餐地點,再三確認過當天絕不至於出現斷糧危機之後,才放心的跟肛門約了正午直接在車站前會面,打算趁會前飽餐一頓,以儲備下午應戰用的HP。

然而一下車,眼前一望無際的家宅型建築已經先讓我心冷了一半,步出車站後,幾乎半歇業的迷你商店街又澆熄了另外一半。這時我終於明白,何以居住在府中一帶的朋友會感嘆此處是東京的鄉村(還強調路上有時會跑出狸貓),因為單憑我們嘉義恐怕都可以輕易擊敗此地。

我心中的衝擊還沒撫平,接著到站的肛門臉上也盡是藏不住的震驚。雖然我們早知此「多磨」非彼「多摩」,也沒期待它的周邊會有甚麼豪華大Mall或三間鼎立的百貨,但出站後連間麥當勞(和柏青哥)都沒有這個特點,實在很難不讓人傻眼。而且多磨站旁分明就有兩間大學,沒有麥當勞還就罷了,怎麼竟然連個食堂小街都不見,讓我們最後只能黯然走入ampmスリーエフ。

面對眼前空曠的景色,肛門和我一邊言不由衷地讚嘆此地真是綠意繁盛(因為旁邊就是靈園),誘惑又少,學生想必都能心無旁鶩認真向學。一邊偷偷在心底慶幸,還好吾校位在墮落東京的中心,而且右捧巨蛋、左擁上野秋葉原。而如果說這趟多磨之行有教會過我們什麼,我想大概非「珍惜現在」四個大字莫屬。

我的多磨之行在五個半小時之後劃上句點。雖然對地元居民有點失禮,但電車出站的瞬間,我心底只浮上了一個念頭:多磨,再…呃,還是算了,短時間內我不想再見。


[1]感謝同行人肛門指正,我們黯然走入的是スリーエフ,不是ampm。我對不起ampm,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