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5, 2009

隅田川花火大会2009



七月份最後一個星期六,照例是下町盛事「隅田川花火大会」登場的日子。過去兩年,煙斗和我曾經逐一挑戰過不同的觀景地點。花火看是看到了,但其間人潮推擠以及花火落幕後漫天漫地的白煙落塵,這些苦頭我們一樣也沒少嚐。

今年的花火大會,我們做出了一個不一樣的選擇──這回我倆要在家中翹著二郎腿,檢驗看看當初不動產公司口沫橫飛宣稱「坐在客廳就能欣賞隅田川煙火」的保證是否為真。但這畢竟是新居落成後的初回煙火,效果如何誰也不敢保證,所以煙斗和我沒有對外聲張,打算小夫妻先安靜驗收,再決定日後是否搭配花火大會召開轟趴。

但當前幾天煙斗媽捎來煙斗阿嬤的強力暗示,「不知道乖孫會不會邀請我們到他家看煙火?」之後,這場夫妻暗著來花火鑑賞會的計畫也跟著出現一百八十度的轉彎。

話說煙斗的阿嬤長年定居福島教授茶道,平時若不是為了重要節慶或會見偶像李秉憲,年過八十的阿嬤不會千里迢迢前進東京。這回吾厝竟然有幸與李秉憲的握手會並列阿嬤上京動機之一,煙斗和我豈敢抗命?於是暗著來計畫匆匆撤案,取而代之則是三日內敲定的「(緊急企劃之煙火不落外人宅:煙斗家三代同歡晚會」。成員除了煙斗家之一族,還外掛日食獵人煙斗阿姨和煙斗阿嬤兩名,總計七人與會。

凡有親友造訪吾厝,肯定會嚐到「お好み焼き」這道萬年不變的迎賓菜色。遺憾的是由於上回新居デビュー時已經上過此菜,下週器官組造訪時我也打算以此物相迎,未免相隔不到七天連食兩回造成我個人倒胃,在和煙斗媽商量之後,我們決定這回不扛鐵板,要改購現成料理為宴。

星期六一大早,煙斗照例出門逃避責任補習,我則自動轉換成任勞任怨好媳婦模式,並且開始瘋狂打掃家內。下午四點半,我們先到北千住與眾親友碰面,接著又上0101扛回三大盒壽司和啤酒數罐,再加上煙斗阿姨贊助的巨無霸海鮮手捲、雙色章魚燒和兩大盒豆腐甜甜圈,終於排出滿桌料理,其盛況絲毫不遜於一字排開的「お好み焼き」。

這回的轟趴晚餐開動甚早,不到六點半,各人已經盤底朝天,也不知道是因為大家真的餓了,還是因為六點起每十五分鐘放出的通報煙火,讓人不自覺跟著手腳加快。七點整,天色仍在灰藍之間徘徊,隅田川岸卻開始傳出轟隆聲響,後隨各色光點擊空,一聲聲的驚呼也在我們屋內迸發。接著只見人人逐一棄箸扔碗,紗窗開了又開,終於屋內淨空,七個人都奔向陽台。而從隔壁、樓上、樓下不時傳出近似的驚嘆聲聽來,前述場景今晚大概不論哪戶皆然。

說來有趣,煙火這玩意兒其實年年處處大同小異,卻仍有次次都攫緊人心的魅力。好比今年放的Kitty和昨年相比一樣沒有甚麼長進,但只要色光映天、轟響透夜,地上的「かわいい」就不會歇息。而儘管每年這個時候暑氣都能沖人頭暈,卻怎麼也沖不散少男少女們正午便著浴衣遊街的毅力;也多虧如此,平時單調素樸的街巷風景,才會在那些華麗的牡丹花、金魚柄、繡球紋、兔兒圖、散櫻、垂藤、飛雪、翩蝶點綴下,鮮妍成色、宛如織錦。

煙火是東京的仲夏夜之夢,而隅田川的煙火,才不過是這場夢的起頭……

[1]2009影片見[],相機沒有換,效果一樣爛;不滿影片品質者直接捐台新機來XDDD。
[2]隅田川花火大会2008見[]。
Post a Comment